2014年5月4日 星期日

2014年5月答客問

侯硐 貓村
各位讀者,5月份的問題請在此標題下留言,所有留言都必須經版主審核才會發佈。

請讀者留言前請先詳讀以下說明,如果留言屬於下列1~5的範圍,版主不會回答、也不會將你的留言刊登出來

1. 環境不會傳播HIV、手不會傳播HIV、飲食不會傳染HIV,這些都不是傳染途徑。

不 管你的手摸到了什麼血液體液或髒東西,或是別人幫你手淫、指交,你幫別人手淫、指交,路上被水濺到、在醫院摸到門把、路上覺得有被針刺到,你再怎樣毛毛的 覺得上面帶有HIV,都不可能真的傳染到HIV,也從未有這樣的感染案例發生,完全沒有風險。這類『環境』、『手』、『手指』之類的問題,版主不會答覆。

2. 留言如果沒有描述跟自身相關的接觸人時地、接觸風險狀況(例如性行為保護措施),和你所擔心的問題,版主有權拒絕答覆。

心之谷是要解決讀者切身問題的,不是百科全書網站,請把自己的故事說清楚。假設性的問題、或是沒把故事講清楚的話,版主都不會答覆。

3. 感染後第1天到第7天就出現的症狀,不可能是HIV引起的。超過第7天如果有症狀應該就醫檢查原因,而不是先入為主覺得自己中獎了,因為這時候的症狀大多是烏龍一場我的症狀是不是HIV引起』這類的問題版主不答

急 性感染有出現症狀的人,絕大部分(96%)會有發燒(體溫超過38度)。不管你身體症狀再怎麼多,假如沒有發燒,會是HIV引起的機率就很低。有不安全性 行為,是該在12週後做HIV篩檢,可是沒必要一直拿放大鏡看自己身體的細微變化,假如沒有發燒,苦苦的擔心在我看來就是多餘的。假如有發燒,也不表示你 就中獎,可能是流感或其他病毒細菌來亂,先看醫生、找出病因最重要。

4. 我服用的XX藥物或從事的XX行為是否會影響HIV檢驗?

答 案很簡單,只有服用HIV治療藥物、B肝治療藥物 (肝安能和惠立妥)、器官移植後的抗免疫排斥劑,有可能影響HIV檢驗。否則,不管你吃心肺肝腎腦骨腸胃各科的藥物(包括感冒藥、保肝丸、類固醇、中 藥),或是抽煙喝酒打牌熬夜,或是自覺身體虛弱免疫力差,都對HIV檢驗沒有任何影響。這裡的HIV檢驗包括抗體(ELISA, PA, 西方墨點法)、快篩、PCR。

5. 我X週後檢驗PCR陰性(或抗體陰性),我還可能有HIV嗎?

版 主依照全球公共衛生界的共識,建議要「滿12週抗體檢驗陰性」才能排除HIV感染,此處的檢驗包括ELISA、PA、血液快篩。越靠近12週篩檢陰性,還會翻盤變陽性的機率就越渺小。站在成本效益的考量,滿12週去做抗體檢驗,一翻兩瞪眼,是最經濟的方式。如果你擔心過度、終日惶惶不知所措,提前去做HIV檢驗 (PCR、抗體)可能有助於早期發現感染(假如陽性)或暫時安心(假如陰性),但是版主建議滿12週還是要去做抗體檢驗,確保一勞永逸。空窗期相關的問題,版主不再答覆。

註: 跟HIV感染者發生性行為,每次性接觸感染HIV的風險:發生接受型無套肛交(即零號)的傳染風險估計每次是1-30%;插入型無套肛交(即壹號)與接受 型無套陰道交(即女方)的傳染風險差不多,估計每次是0.1-10%;插入型無套陰道交(即男方)的傳染風險估計每次是0.1-1%。只有上述的無套肛交 或無套陰道交是高風險性行為。口交相對於上述性接觸,被認為是風險低很多的接觸,但是沒有好的風險估計數字可以提供,而確實有報告過純因口交而感染HIV的案例,HIV病毒量高、牙周病、口腔潰瘍、口腔接觸到精液或前列腺液,是口交容易感染HIV的危險因子。口交的風險高不高』這類的問題,這段文字已經說明版主不再個別答覆

139 則留言:

TMAC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在4/15日有與性工作者進行一次性交易,陰交與口交的過程中我都有戴套,但是在最後對方有用手將我的套子取下,再使用潤滑劑幫我打手槍直到射精,之前看過您的文章說手是不會傳染的,但是我擔心的部份是我跟他性交,套子上有他的體液,他取下套子的時候手有碰到,再幫我打手槍,這樣我的陰靜就會沾到他的體液,這樣感染HIV的風險性會不會很高?事發到現在快三周,一直都有頭痛的症狀還有喉嚨兩邊痛以及脖子兩側及下顎位置都會痛,反反覆覆時好時壞,肌肉痠痛的部份也是這幾天開始出現的,很擔心是否為急性感染的症狀, 對不起我真的很擔心煩請羅醫師幫我解答 謝謝您了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我,我是在四月四號在破除迷思那留泰國浴文的,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也利用時間看您的部落格,因為這次的事,讓我整個人變了,我已不再像以前自大驕傲,如今只知道我是多麼沒用,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保護,雖然有帶套,總是小劇場出現,擔心射精時沒馬上拔出,拔出時已軟掉,雖然套子沒掉,又擔心在洗的過程中所有接觸,三週後突然的發燒喉嚨痛,讓我整個人都快崩潰了,我本身是基督徒,雖然拖離很久,因為這次我重新向主悔改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主安排這一切,但我樂觀看待,謝謝羅醫師的回覆,讓我平靜不少,最後問羅醫師一個問題,向我這樣射完軟掉才拔出,套子沒掉,我只想知道您對這情況的看法,謝謝羅醫師,願主祝福您。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男友最近目前在服用卡貝滋+恩臨 病毒量只有七百左右.目前尚未服用一個月,可是他在服藥間有用安非他命
會對他所服用的藥物造成交互作用或治療上的影響嗎? 恩臨似乎報告還沒很多,網路上都找不到,煩請羅醫師解答 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剛剛有發過文章,但看了ㄧ下好像沒有發成功(而且是發在四月的答客問,因此在這裡在補發ㄧ次
我的故事有點長,還希望您耐心聽我說完
我在去年年底和交往ㄧ年的女友結婚了,但在和他交往前,我們雙方都有高危行為
在婚前某次口交時我妻子不慎將我的生殖器弄破皮出血,過幾天後長出個小肉球,再加上我陰莖原先就有顆灰色肉丘,經泌尿科切片檢查証實為菜花
當下便聽從醫師建議做了淋病梅毒,愛滋的抽血檢查,ㄧ個禮拜後報告呈陰性
過了ㄧ個月後因為雙方有結婚共識而去做婚前健檢,當時也呈陰性,只有白血球過量的發炎狀況
但就在前天
我身體開始產生些症狀:
第ㄧ天開始疲倦,四肢無力
第二天發現淋巴結腫和腹瀉
第三天開始不斷腹瀉,頸部腫脹
這期間有看過耳鼻喉科和腸胃科
分別服用抗生素和胃藥
但狀況不見好轉

再和醫師您交待ㄧ次時間點:
高危行為發生在前年的四至五月,五月後交往雙方便維持單ㄧ性伴侶
發現菜花並做第ㄧ次愛滋檢查約是在去年八月
隔ㄧ個月做婚前健檢

我想請問醫師的是:
1.那些症狀是在發生高危後的2-3週,有沒有可能像我這樣在今年五月才陸續發生?
2.發燒是否可以視為ㄧ項指標,我除了發燒外,身體發熱,疲倦,淋巴腫頸部腫脹,腹瀉都有了
3.我知道不能用症狀來判斷,也會被羅醫師罵"都做過兩次陰性還在自己嚇自己",所以希望羅醫師告訴我,我還需不需要再做ㄧ次檢查,還是不要再浪費醫療資源了?(剛剛看到四月答客問,有位網友四年前的高危,四年後才出現症狀,因此覺得不安,希望羅醫師能解答)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剛剛有發過文章,但看了ㄧ下好像沒有發成功(而且是發在四月的答客問,因此在這裡在補發ㄧ次
我的故事有點長,還希望您耐心聽我說完
我在去年年底和交往ㄧ年的女友結婚了,但在和他交往前,我們雙方都有高危行為
在婚前某次口交時我妻子不慎將我的生殖器弄破皮出血,過幾天後長出個小肉球,再加上我陰莖原先就有顆灰色肉丘,經泌尿科切片檢查証實為菜花
當下便聽從醫師建議做了淋病梅毒,愛滋的抽血檢查,ㄧ個禮拜後報告呈陰性
過了ㄧ個月後因為雙方有結婚共識而去做婚前健檢,當時也呈陰性,只有白血球過量的發炎狀況
但就在前天
我身體開始產生些症狀:
第ㄧ天開始疲倦,四肢無力
第二天發現淋巴結腫和腹瀉
第三天開始不斷腹瀉,頸部腫脹
這期間有看過耳鼻喉科和腸胃科
分別服用抗生素和胃藥
但狀況不見好轉

再和醫師您交待ㄧ次時間點:
高危行為發生在前年的四至五月,五月後交往雙方便維持單ㄧ性伴侶
發現菜花並做第ㄧ次愛滋檢查約是在去年八月
隔ㄧ個月做婚前健檢

我想請問醫師的是:
1.那些症狀是在發生高危後的2-3週,有沒有可能像我這樣在今年五月才陸續發生?
2.發燒是否可以視為ㄧ項指標,我除了發燒外,身體發熱,疲倦,淋巴腫頸部腫脹,腹瀉都有了
3.我知道不能用症狀來判斷,也會被羅醫師罵"都做過兩次陰性還在自己嚇自己",所以希望羅醫師告訴我,我還需不需要再做ㄧ次檢查,還是不要再浪費醫療資源了?(剛剛看到四月答客問,有位網友四年前的高危,四年後才出現症狀,因此覺得不安,希望羅醫師能解答)

匿名 提到...

您好,想請問北部是否有快送檢體的檢驗單位?我想做RT-PCR,並在當日或近日得到解答。(如有重複送出請見諒)

匿名 提到...

羅醫師好,終於快撐完三個月了,所有的不安恐懼疑慮痛苦,也在這時候要面對最終的檢核了,等待的這段時間真的是很不好受,沒有外力的支援,包含家人或藥物等,真的會令人有厭世的念頭。

2週rtpcr,8週快篩,9週elisa,結果是無病毒和陰,雖然模擬考不錯,但身體那似有若無的症狀,還是很令人惶恐,好在一切都要解脫了,ㄧ翻兩瞪眼的開牌時間到了,還是祈求上蒼給我和母親ㄧ個機會,讓我能安心的多陪伴母親一陣子。

這些時間以來謝謝您開闢了這個園地,讓我們這種終日惶恐的人有個心靈的寄託,甚至是把您當成筆友來抒發情緒。

謝謝您。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
上個禮拜去了中壢一家檢驗所驗了hiv,但是報告20分鐘就出來了,這個結果是可信的嗎??希望羅醫生能撥空回答一下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之前得到肛門菜花 去開刀及電燒後 沒想到不到2個月 居然又復發 剛開始只有一小點 就去買了去年底才推出的新藥酚瑞淨來擦 沒想到不擦還好 一擦菜花反而變多又變大 跟開刀前一樣....目前已經擦了快2周 之前擦過樂得美老實說效果感覺不出來但是至少沒像擦了酚瑞淨一樣 感覺是給菜花營養 真的很困擾 但是由於電燒及開刀復原期太痛苦了 可能會去冷凍治療 請問關於酚瑞淨一擦反而讓菜花變大 是正常的嗎?我是HIV+ 已經服藥 謝謝回答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前幾天因為發問沒有詳述我的疑問問題,所以醫師並沒有回覆;很抱歉,我知道全程載套是安全的沒有錯,我的疑問是這樣的,在陰莖的根部或是陰囊的部位有血管角化瘤,這種角化瘤沒有破裂流血的情況下他的表皮是很薄的,在這樣很薄的表皮組織在沒有破裂也沒有流血的情況下接觸到HIV的血液或陰道分泌物時還有防護能力嗎?還是只要沒有流血就不構成"開放性傷口"的定義?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在四月初的時候與男性網友見面發生舌吻,
當時我的嘴巴裡面友剛破洞的傷口,舌頭也有燙傷稍為刺痛的感覺。與網友舌吻的過程中隨然沒有感覺到血的味道,但是前後發生了3次舌吻。

之後我有用手幫他打手槍至射精,過程中有用手指沾他的前列腺液,然後塗在他的奶頭上;之後有用舌頭去舔他的奶頭。
然後他也有隔著內褲用下體磨擦我的下體跟肛門
(他沒穿內褲,我有穿內褲)。

請問醫師這樣的性行為風險高嗎?是否需要去做篩檢...現在很緊張,麻煩醫師回復了!!

匿名 提到...

罗医生,你好,我来自马来西亚,我有蛮多问题想问罗医生,希望罗医生为我解答,我被动口交三十分钟,特别担心,84天检验阴,不过我不知是否有包括hiv2,14weeks因担心又去检验hepatitis b,c。但不知需要多久排除,现在又担心其他性病了,之前知道hiv不会环境传染,所以在厕所的精液就只有冲走,其他性病会在在地上传染吗?我口交后阴茎筋脉膨胀,龟头红肿和两点红点,现在好像比较差了,但是现在好像精液变黄色,我想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羅一鈞 提到...

1. HIV不會以手作為媒介傳染. 不要再問了.

2. 套子沒掉, 就還是全程戴套. 沒可怕的.

3. 安非他命對雞尾酒療法(包括恩臨在內)沒有直接的影響, 只有間接的影響, 例如導致他忘記吃藥, 或是因身體過度消耗CD4會降低, 或是因菸HI發生BB(無套)感染到其他性病(例如C肝). 雖然用安非他命壞處很多, 可是如果已經有依賴性, 要勸他立刻戒掉是很難的, 慢慢勸, 不要想像能一步到位.

4. 是的, 我會罵你自己嚇自己. 這不可能是HIV, 已經排除了. 一般感冒腹瀉不必疑神疑鬼. 已經排除HIV了, 當然不必再做再浪費醫療資源.

5. 即使檢體量很多的台大, RT-PCR都是一週做一次以節省成本, 不太可能當天做出來給你. 我不知道哪裡有這種服務 (如果有, 你要準備花大錢)

6. 你做的是快篩(驗HIV抗體的快篩), 20分鐘出來結果很正常.

7. 我沒有開過酚瑞淨, 無法評論. 如果是肛門內很難做冷凍, 還是電燒比較一勞永逸.

8. 皮膚沒流血就不要開小劇場. 趕快謝幕關上.

9. 風險在哪? 又沒無套肛交/無套陰道交/無套口交, 你以為病毒會爬會穿牆嗎? 醒醒吧, 把答客問說明看清楚好嗎? 哪來的風險?

10. 要擔心要煎熬最多就是84天, 你都過完了檢驗沒事, 那就是你自己不放過自己, 我沒別的可說.

匿名 提到...

請問羅醫師,我弟前幾天和同事去酒店消費,後來和一位酒店小姐進入房間進行性交易。據他所言,只有口交,沒有其它性交,而且全程戴套。但因為他和小姐曾彼此吸吮對方的乳頭,小姐也有吸吮他的睪丸,並且用手觸碰到他的肛門。請問以上這些所有行為會導致他感染hiv、梅毒、菜花或淋病嗎?謝謝羅醫師撥冗回答。一位擔心弟弟的姐姐留。

匿名 提到...

抱歉羅醫生又來打擾您,請原諒我最後一次發問,我是去中壢20分鐘聽報告的,我在羅醫生的板上看到只有PA.ELA可以排除,那我這類的血液快篩是哪種方式呢?檢驗師是幫我抽血然後去檢驗,報告單上打了篩檢項目是血液免疫檢查Anti-Hiv 1/2,結果為陰性,不知道羅醫生我需要到大醫院在篩檢一次嗎??
檢查項目:血液免疫Anti-Hiv1/2 中文名稱:愛滋病毒抗體AIDS 檢查結果:Negative 單位:* 正常值參考:Negative
1.能否請羅醫生解答我是用何種方式篩檢的,結果是可信的嗎?
2.單位的*是甚麼阿,通常不是都會有0.幾嗎?
抱歉真的很想請羅醫生解答這些疑惑...

羅一鈞 提到...

1. 全程戴套就不用管HIV。梅毒、菜花、淋病,很少數情形可能經由對方的口腔傳染到,強調是"很少",為了很少發生的事情去擔憂,沒有必要。

2. 答客問的說明就有寫,請你看清楚好嗎:「滿12週抗體檢驗陰性」才能排除HIV感染,此處的檢驗包括ELISA、PA、血液快篩。快篩陰性當然是可以相信的。各種檢驗只有ELISA會有數字,而PA、快篩都不會有數字。即使ELISA有數字,判斷標準一樣是陽性陰性,不用管數值多少。

匿名 提到...

羅醫生謝謝你,剛剛跟檢驗所溝通過了他使用的是美商亞培快速篩檢試劑,心中的大石頭掉到一半了,但是羅醫生美商亞培快速篩檢試劑是否是合格的檢驗方式嗎??他是抽血拿去檢驗不是用試紙,20分鐘聽報告的..這個結果是可信的嗎?這幾天問了很多問題,羅醫生也浪費了很多時間在我的無謂的問題身上,希望羅醫生能在解答一次讓我的石頭完全掉落......我是6個月空窗期後去檢驗所驗的,是否就是畢業了??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近期在網路上看到有篇報導
提出一種新的藥物組合
宜瑞昇+普立他
這樣的組合安全性如何
少了NRTI是否較不易引起脂肪萎縮呢?
謝謝您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懇請你回答我的疑慮可以嗎.我幾天前有留言過.衷心感謝.
小弟我在越接近12週空窗期滿.去抽血檢驗HIV越頻繁.大約10週過後就一個禮拜檢查一次.最後就是在第83天第84天第85天連續3天都抽血檢驗.想請教
第一:我這樣密集抽血檢驗會影響檢驗結果嗎?(我都是自費到檢驗所驗的.都是陰性.並沒有浪費免費醫療資源)
第二:如果是密集使用左手讓醫檢師抽血(包含最後連續3天抽血)這樣會影響檢驗結果嗎?
第三:假如是密集交叉輪流使用左手及右手讓醫檢師抽血(包含最後連續3天抽血)這樣會影響檢驗結果嗎?
第四:去抽血檢驗時有感冒的話會影響hiv檢驗結果嗎??
謝謝

匿名 提到...

羅医生你好,我想问被动口交插入方容易感染hpv和hsv吗?除了艾滋和梅毒以外的性病有需要检测吗?我看过你一些评论说很多都不准不能排除,等到有症状再去检验,我不清楚如何看症状,我想问这些性病如果没去治疗会对身体有什么影响吗?和容易传染给家人吗?因为我和家人一起住。

羅一鈞 提到...

1. 亞培快篩是合格的檢驗,你也滿12週去驗出陰性了,這就是畢業,不需要再懷疑。

2. 你講的應該是宜昇瑞+普利他+諾億亞。已有三個針對這組處方的臨床試驗,一個試驗結果顯示在CD4<200的患者使用這組處方較容易治療失敗(跟使用舒發泰+普利他+諾億亞相比),第二個試驗結果顯示有高達26%的患者在治療一年內治療失敗,特別是在病毒量超過10萬的患者更容易治療失敗。第三個試驗結果顯示使用這組處方較容易治療失敗與中斷治療(跟使用舒發泰+普利他+諾億亞相比)。因此選擇這種組合是除非不得已而為之(例如別的藥物都抗藥性或出現副作用,沒得選),並不是首選處方。

3. 會影響檢驗結果的,版主都已經寫在答客問說明處了。請自己閱讀。

4. 性病不會傳染給家人(除非你跟家人發生性行為)。性病篩檢我已經講過很多次,除了HIV和梅毒,HPV和HSV沒症狀去驗都不準,沒有很好的篩檢工具,坊間要你花錢去做的篩檢簡單說都是騙錢的,驗了也是白驗,檢驗結果的參考價值很低。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想請問一下
1.如果愛滋病患在你耳邊咳嗽或是有自己不知道的傷口,是否會有飛沫感染風險
2.假設自身免疫力比較低,在與愛滋病患交談時,如果愛滋病患有感冒,自己會不會被他感染
3.如果交談距離間隔50公分左右,雙方都有咳嗽,會不會傳染

因為周遭有朋友不幸得到愛滋,想學習如何與他們相處,不要讓他感受到排擠,但同時還是有些小問題想請教,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是之前留言騎車被不明液體潑到的那位

我知道我所說的事情有點不可思議

但因為我有個朋友真的有被變態潑精

而且那個不明液體真的有點像精液

所以我才發問

今天打去警局報案,警察也說潑精這種事的確有發生過

所以希望醫生別以為我是神經病,能夠幫我解答

想請問醫生的是
1.如果那帶有HIV的精液,直接潑到我身上,透過衣服後,還沒乾的情況下碰到我的痘痘(因為在背後而且有好幾顆不太確定有沒有流血),還有可能感染我嗎?

2.如果有風險,會高到需要做預防性投藥嗎?

3.不知道有沒有甚麼檢測,是可以驗出我衣服上的精液(已乾)有沒有HIV?

現在的我真的很需要專業人士的幫助,告訴我該怎麼解決或採取甚麼補救措施,迫不得已才重複發問,請羅醫生見諒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是一名男性,去年有接受網路認識的女生無套口交
三個月後及今年陸續有篩檢愛滋及梅毒
均為陰性
可是不知道為甚麼我最近覺得容易疲憊
身體也容易有疹子且會癢
檢驗師也告知我不需要驗了
生殖器上方也似乎出現破皮
請問羅醫師我還需要篩檢嗎

匿名 提到...

上個月發現有長小肉芽,去醫院切片,結果是尖銳濕疣,醫生說是良性的,良性菜花是假性濕疣?假性菜花嗎?後來去別家看塗醋酸白沒變白,給醫生看報告說菜花就是菜花,開樂得美給我擦,擦四次沒看到效果,沒變大也沒變小,都不痛不癢,去驗hiv抽血檢查正常陰性,抹片檢查也正常,我只有單一男友,他去檢查沒長菜花,為什麼我會有?正在考慮要電燒還是冷凍治療,看好多人說電燒會痛會感染復發,那冷凍治療就不會痛?不會感染?每次剛開始都是插幾下才戴套,是因為正樣才感染的嗎?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想問問TAF這個藥物,是TDF的下一代嗎?
據說用量是1/10,效用卻比原藥更厲害
副作用也更少
這個藥物在國外已經上了嗎?
台灣是否會進這個藥呢?
謝謝

羅一鈞 提到...

1. 飛沫不會傳染愛滋。不信你來我診間看看,我聽病人講話都沒有戴口罩,即使病人咳嗽,都沒有任何一丁點傳染愛滋的可能。

2. 騎車能遇到的被潑濺不明液體,就算是精液,也都屬於環境,HIV早就死絕了。衣服上有沒有乾都已經不是重點。沒有任何需要補救或做的事情。也不用篩檢。這是為何刪你留言的原因。

3. 已經畢業了,怎麼去篩都一定是陰性,何必浪費時間。

4. "檢查"不能排除HPV感染。有人感染HPV只帶著HPV病毒不發作菜花,或發作菜花過好了但仍帶著HPV病毒,這些都無法靠"檢查"必然能找出來。每種菜花治療的方法都會痛、都有可能復發,沒有哪種一定比另一種好,主要看發作位置和數目,醫生會幫你決定治療方法。

5. 雖然這是小論文題目(你沒有描述問題與自身關係)版主可以不答,但既然是藥物新知,我就說明一下。TAF是與TDF(惠立妥)類似的藥物,目前還在做臨床試驗,國內外都尚未上市,我沒有聽說國內有在做這個藥的臨床試驗。TAF的病毒抑制效果與TDF相同或比TDF更好,因TAF劑量比TDF低很多,有助於日後發展複方型的藥物(包含TAF與其他藥物一起組合成複方)。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我匯聚了大部分訪客的疑問,麻煩您回答了,謝謝:
1.我沒牙周病,在幫女生口交(舔陰)前,
有去牙科檢查口腔是否受傷,醫生說沒有,
這樣有感染風險嗎?
是不是就算嘴唇破皮,
傷口癒合了,沒流血,也不會有風險?

2.目前世界因為純口交而感染愛滋的是不是只有零星幾例?而且有些自稱只有口交的其實他們還有其他性交方式?

3.一般來說是三到六個月匿名篩檢一次,
如果說一年檢查一次,會不會隔太久?
萬一真的發現病毒,
會不會病毒量超高而難以治療?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有脂肪萎縮的問題
先前使用卡貝滋+瑞塔滋
目前換成惠立妥+3TC+瑞塔滋+諾億亞
吃了兩個禮拜多
但體重卻莫名的掉了快2公斤
(有食慾不振的狀況,但吃的並沒有減少)
另外還有早起的狀況
(5,6點就自己醒了,精神也沒因早起而特別好)
我的服藥習慣是早餐後服藥
中午飯後會補充維生素D+鈣的軟膠囊

請問我的藥物是哪一種導致體重減輕?
會隨時間而變好嗎??

這樣的狀況讓脂肪萎縮產生的症狀更加明顯了
令我很苦惱

感謝醫師您的解答
謝謝

匿名 提到...

您好羅醫師~我是個剛滿84驗hiv得到陰性解脫的人 我想分享我的故事給大家~
我是一名學生 一月的時候和不認識的女生發生了一夜情,當時因為很緊張、所以沒有帶套⋯當下我沒有意識到什麼,可是過了幾天卻是我惡夢開始
危險性行為後的第三天、我開始發燒 燒到39度 出現感冒症狀ˇ⋯⋯當時我開始害怕懷疑;我是不是得到愛滋了?我硬著頭皮去看醫生、還抽血 結果發現是流感造成 雖然吃藥休息了3天就康復了 但我還是活在極大恐懼下⋯⋯每天都在煩惱自己是否染病 又不敢告訴家人~~後來我陸陸續續出現背痛 脖子感覺很緊很腫脹⋯更加深自己中標的感覺
還好後來我看到羅醫師的心之谷文章 ⋯瞭解到了許多愛滋正確觀念 內心才沒那麼恐慌⋯⋯比如羅醫師提到:7天內出現任何症狀都不是愛滋急性症狀
還有也看到好多網友的提問與分享 讓我慢慢有信心了~
終於到了第84天 我迫不及待到紅絲帶檢驗後得知愛滋和梅毒都陰性時 真的鬆了好大一口氣
回顧我84天來發生的一些症狀、才真正瞭解為何羅醫師會說愛滋不能用症狀判斷是否染病⋯⋯像我曾經有發燒、頸部酸痛、感覺脖子淋巴腫大、但後來去檢查才發現其實是流感來襲、落枕還有我摸錯摸到脖子筋了⋯因此我建議大家不要整天緊張兮兮檢查自己身體、擔心越多⋯⋯越多症狀會跑出來~只會自己更緊張罷了實在沒必要
可以多運動 、參加一些休閒活動 、多與朋友出遊來轉移自己注意力 ~像我就是去游泳、打球來讓自己度過這84天的
最後 也提醒大家一定要謹記發生任何性行為一定要帶套 才不會讓自己陷入無限的恐懼當中⋯也謝謝羅醫師願意花時間為大家解惑、真的非常謝謝您
最後祝福還在等空窗期的朋友~放鬆心情!相信84天後會沒事的:)加油!!!

匿名 提到...

醫生好:

想請問醫生,抗愛滋雞尾酒藥物和鎮
靜劑或安眠藥併同使用,是否會增加脂肪移位副作用發生的機率?以上問題,謝謝醫生
的回答。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事情是這樣的,一個月前去一位罹患愛滋病的朋友家時,被他所養的狗舔嘴脣和舔臉(自己本身口腔有潰瘍,而且前一天使用刮鬍刀刮鬍子時臉部有受傷並且有微量的出血,刮臉部的原因是因為我有絡腮鬍。),於是我即刻告知我那位罹患愛滋病的朋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他便慌張的告訴我說他曾經因為受傷而出血時他的狗有舔過他正在出血的傷口,而且他也被他的狗咬傷過。重點是:他的狗口腔也有潰瘍。註:他也有養貓,他的貓也有舔過我。

因此我想詢問羅醫師以下幾個問題:

1.我朋身上的愛滋病毒會不會因此進入他的寵物體內?

2.承上,愛滋病毒在他寵物的體內是否能生存?如果能生存大概多久會失去活性?失去活性是否等同於死亡?

3.承上,會不會因為我口腔潰瘍和皮膚受傷的關係而感染到以我朋友寵物作為媒介的愛滋病毒?

有勞羅醫師答覆,謝謝您!

匿名 提到...

請問羅醫師
我在第88天去做combo,數值顯示0.23結果是陰性,想請問您這個測試準確可以相信結果嗎?因為醫師一直說要抗體測試才準確,但我查了一下這個測試好像是抗原,不太懂,麻煩醫生解惑,謝謝您,還有數值小於1是否就為陰性,不用管數據是嗎?

匿名 提到...

您好:由於之前在醫院生產時有個護理師我跟她要注射針要集母奶時,她用針頭回收桶拔針頭(一般都用手拔除),我不知針筒本體有無碰觸到針頭回收筒之血液。
想請教如果我要集乳的針筒本體有碰觸針頭回收桶上之血液,而那血液正好又帶有HIV或B型肝炎、C型肝炎的病毒,而之後我直接用針筒餵baby,讓baby吃到血液的話,如此是否會受感染HIV或B型肝炎、C型肝炎?

一位擔心的媽媽

羅一鈞 提到...

1. 對方有HIV,你有牙周病或口腔有傷口,口交被感染風險會提高,但你沒有牙周病也沒有口腔傷口,口交仍然有風險,只是感染風險較低,不會『沒風險』。口交感染HIV在舊金山有研究估計可以佔到所有男同性感染者的10%,不是零星病例而已。這樣的風險你不需要驚慌,但也不能置之不理。有發生不安全性行為後三個月就應該去篩檢,如果持續都有不安全性行為,建議每三個月到六個月驗一次,一年驗一次太久了。病毒量不管多高都可以吃藥控制下來,重點是及早發現讓醫師建議和處理,保障自己健康,也避免傳染給其他人。

2. HIV藥物不會導致體重減輕,現在你的處方也沒有跟脂肪萎縮有關的藥物。要查其他原因,也要讓醫生認定究竟是不是脂肪萎縮(不是你自己判定)。

3. 鎮靜劑與安眠藥都跟脂肪移位無關,即使併用雞尾酒療法也跟脂肪移位無關,脂肪移位要看的是HIV藥物本身,別的藥物都沒有關係。

4. 寵物不會傳播HIV。把寵物視為環境即可。

5. Combo同時驗抗原及抗體,數值不用管它,陰性就是兩者皆無,當然一樣可以排除,一樣畢業。

Sky 提到...

羅醫師打擾了。

我剛要準備吃藥,因為開始服藥時的CD4比較低(低於50),想請問一下,CD4低的時候開始服藥,治療效果會有很大的差別嗎?有什麼事要特別注意的?目前還在同時服用Trimethoprim/sulfamethoxazole。

還有一個問題,如果服藥後產生免疫力重建發炎症候群的話,是應該繼續服藥還是停/換藥?繼續服藥會不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暫時先問到這裡,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
我是有包皮的
我把包皮翻開來看包皮內側
長出了一顆白色的東西
依稀很像痘痘,現在不痛不癢

而我記得在那顆白色東西長出來之前
我洗澡時把包皮翻開來洗的時候,用水沖現在白色顆粒長出來的地方會癢

而網路上說什麼接觸性軟疣超過一公分要考慮愛滋病...
可是我現在應該沒有超過一公分呀,而且我的那白色顆粒真的是接觸性軟疣嘛..
可是我是處男阿!! 我沒有任何性接觸的敬宴
唯一比較髒得是我曾經在公廁自己打過手槍
但羅醫師這不至於得性病吧!
我好怕我得了愛滋病梅毒菜花或泡疹
羅醫師幫幫我診斷...
憂心的人上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首先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撥空協助,小弟有幾個疑惑的地方想請教醫師:

您有說過服用預防性投藥要滿6個月做篩檢陰性即可排除hiv,那請問是指事發當天開始計算還是要等到服用完28天預防性投藥後才開始算呢?
所謂的6個月是指180天嗎?

另外我有聽說服用預防性投藥之情況下,只有HIV和C肝需要追蹤滿6個月,而梅毒和B肝滿三個月篩檢陰性即可確定排除,是正確的嗎?

以上3點疑問想請羅醫師幫忙確認,讓我可以安心,再次感謝羅醫師幫忙解惑,感恩您!!

蘇怡安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與我的伴侶最近去成大做篩檢,篩檢人員說它們有加驗抗原,所以空窗期是約一個月,我們已經穩定交往超過一個月,是否可以放心我與對方都沒事呢?

匿名 提到...

羅醫師希望你能回答我的擔憂
我不知道該說我很倒楣還是怎樣,在醫院遇到的事情越來越誇張。我今天去醫院換藥,腳背深度擦傷缺皮(復原中,但還沒長皮部份,仍有組織液跟血水),抬著腳,護士用生理食鹽水幫我清潔好後,另行去拿藥的時候,另一床換藥的護士隨手將處理另一病人的廢棄物往我腳邊的廢棄桶甩入。可是,沒甩入,全掉在我的拖鞋上,我細看,是內有血水的中粗吸管及棉花紗布。我很擔心,當時我腳就抬高著,傷口正曝露於外,那護士就越過我的腳,甩丟那剛拆下的帶有血水的塑膠管。若有甩動的血水滴到我的傷口,我有感染hiv/bc肝或其它風險嗎?
我也不想杞人憂天,但這卻是很明確的擔憂處境,請羅醫師幫忙,拜託!

匿名 提到...

醫師您好:

我在去年10月於某醫院做試管嬰兒前,驗過梅毒和hiv,醫院有讓我取精繼續做,所以我認為是陰性。

在今年初五也就是2/5,發生了危險性行為,對方是常出差泰國的人,我替對方口交時,未帶套,不小心被射出,吞下了對方的精液,且當天我喉嚨疑似有一點發炎。

在3月底和4月初,我分別用自己買來的試紙驗過hiv,都是陰性。

4/30時,至大醫院匿名篩檢,5/6給我的報告:hiv是陰性,但附帶驗的梅毒卻是陽性(哪兩個數值我忘了)。

因為本來只是想驗心安,且完全沒有症狀,覺得十分震驚,所以我掛感染科再驗一次。
且又在另一間市立醫院也又自費抽血了一次,目前等下星期報告。

這是我第一次碰到陽性,問題如下:

1.
2/5以後,我完全沒有和任何人有射出行為。到目前為止,我全身外表沒有異狀,沒有疹子or斑or潰傷。唯一想起的異常,是4月中時,工作很疲勞,有約快一星期,有起床以後頭有點痛,頸後根也有點痛的症狀。
但現在則已沒有,變成左手指關節,用力時有些微痛感(右手做同樣動作不會痛)。
這樣的症狀,可能是哪種梅毒?是神經性的嗎?

2.
現在青黴素打針已經有貨了嗎?

3.
在4月中時,有人幫我口交,但我未射出。且我和朋友有多次深吻,這樣對方中梅毒的機率大嗎?

4.
這會通報家人嗎?我在醫院聯絡人是填家父的名字。

5.
這會影響出國出差嗎?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是H 患者,有去市醫看肛管菜花,但是醫生不願意幫我治療,叫我回昆明擦藥,因為我在昆明電燒擦藥已一年多,還是沒治愈,請問我可以去台大直接掛皮膚科或直腸外科嗎?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
在85天前曾與性工作者發生無套口交行爲,在非常害怕之時,於2週檢驗Hiv及梅毒(亞培試紙)陰。4週梅毒試紙快篩陰性,30天檢驗RPR及TPHA陰性,51天RPR陰性Combo Elisa陰性,78天Combo Elisa陰性,80天時驗淋病及披衣菌DNA陰性,85天試紙快篩陰性,請問羅醫生,因爲85天去檢驗HiV時操作人員沒有使用毛吸,而是直接在我手上扎出來的血用試紙去沾,然後再滴試劑下去,這樣會影響結果嗎?這樣我可以畢業了嗎?暱篩醫院的護士要我93天後再去檢查一次。羅醫生淋病及披衣菌我檢查了,因為只有無套口交,我是否還要再去檢查滴蟲或其它病呢?感謝羅醫生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在進行性消費時,手指上有一個0.5-1公分的小割傷,沒有很深所以我沒注意到,後來發現傷口有碰觸到性工作者的陰道分泌物,這樣子會有風險嗎?謝謝羅醫師

羅一鈞 提到...

1. HIV, B肝, C肝都不會透過"吃下去"傳染.

2. 人生不是電玩遊戲可以退出重新再來, 每個人只能跟自己比, CD4不管再低, 吃藥還是唯一不二的解救法門, 治療都會有效果的, 不用去跟別人比誰快誰慢. 即使發生免疫重建症候群, 絕大部分的情形還是要繼續服藥, 讓免疫力回升.

3. 看到白色的東西就說是疣, 這就叫杯弓蛇影, 草木皆兵. 請去就醫, 醫生會告訴你那是甚麼. 網路上無法診斷, 請別為難我.

4. 六個月(180天) 是從"接觸"那天算起, 而非預防性投藥結束那天算起. 梅毒和B肝沒有預防性投藥, 所以就是照一般的梅毒滿4周, B肝滿6個月去排除.

5. 篩檢加驗抗原, 還是無法排除"非凡控制者". 空窗期請仍以84天為準.

6. 你應該要求那家醫院的醫護人員出面跟你解釋, 在這裡怎麼寫都無法還原現場的"血水"是甚麼? 究竟有沒有滴到你的傷口? 靠我是無法化解你的恐懼的, 請饒了我.

7. 這樣的症狀可以是任何事情, 梅毒或不是梅毒, 神經性梅毒或不是神經性梅毒, 不是這樣猜, 要看檢查數據. 青黴素已經沒缺貨了. 你有梅毒, 對方幫你口交, 當然就有可能感染, 至於深吻除非對方口腔接觸到你的梅毒發作傷口, 否則是不會被感染的. 通報依據是TPHA或TPPA>=1:320, 要看你檢查陽性的是哪一項, 如果只驗了VDRL或RPR, 沒驗TPHA或TPPA就還不會通報. 通報後衛生局是用醫院提供的病歷所載的電話號碼跟你聯絡, 不會找你父親. 梅毒沒有在限制出入境的, 你想太多.

4. 肛管內的菜花看直腸外科較適合, 除了台大, 馬偕/榮總/北醫/三總等等也都可以去看.

5. 直接用試紙去沾, 檢驗的還是你的血液, 陰性就是畢業. 只是無套口交, 不必篩檢HIV與梅毒以外的, 因為篩檢工具既不準確, 而且也難以從口腔驗得到甚麼.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在今天2月確診,3月報告出來CD4:547 病毒量11萬 尚未服藥~下星期又是3個月了 我又要去驗CD4了~因為尚未服藥 所以盡可能我讓自己的生活飲食都正常些就是希望能夠暫時不服藥就不服藥,我在網路看到很多病友分享心得,大部份是說 規律運動跟不要熬夜會對CD4比較好.也有人說 驗CD4前一星期要禁慾不管是做愛還是DIY.我想請教的是 如果我每3個月追蹤一次驗CD4,我在抽血前幾天甚至一星期有沒有什麼行為是對驗出來的數值會有影響的?還有抽血前一晚如果失眠沒睡好驗出來的值會偏低嗎?謝謝醫師耐心看完~

匿名 提到...

請教羅醫師,所謂環境是否指非與患者血液直接接觸(如傷口直接對傷口),而係透過第三種物品接觸(如患者血液接觸到的杯子或物品,另一人再去喝或接觸),如此理解是否正確?因此即便我嘴巴正好有破洞,再喝到沾有病毒的杯子或吃到沾有病毒的食物,是否也不會受感染?上週不小心喝到一個未清洗的杯子,上面似乎沾有血液,而我嘴裡正好有個未痊癒的小破洞,想請教您這樣是否屬環境,不會受感染。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生你好

我和一名網友發生關係

那位網友在2/22和他男朋友發生最後一次關係

他和我在3/28發生關係,我在12天後去做rtpcr結果是正常,30天抗體也正常,他也在4/18去做抗體篩檢也是正常

可是我前幾天開始身上出現紅點,而且每天都有增加,很像皮下出血的紅點,一開始在左手一點,後來右手也有在來腳長也有,眼袋也有一點…

我好擔心…我不知道怎麼面對家人…我才17歲…會不會就這樣得到了…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目前使用TDF+3TC+瑞塔滋+諾億亞,每日吞藥前都要先數過,怕會弄錯顆數
周圍有朋友告訴我諾億亞是為了加強瑞塔滋藥物濃度,若我每日吃藥都是配著食物吃(食物會加強瑞塔滋藥效),那我是不是可以跟醫師討論少吃諾億亞這顆藥?
畢竟這顆藥好大顆,還需要冷藏實在有些麻煩,謝謝您了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事情緊急,我亦有寄信去您的信箱,我個人希望是您用信箱回覆我的疑問,怕您沒看到,以下是原文重貼,感恩!
我昨晚5.10因心情鬱悶(求職不順+感情不順)



前往半套店(我知道我錯了..)於過程中,我有親吻吸允對方乳頭乳房,對方用手幫我打出來就結束了無口交也無親吻也無插入,,我回家發現我口腔有白色小破洞,後來吸允乳頭這行為有人說會有人說不會,想請你專業分析一下,是否有預防性投藥的必要?如果有請問要吃哪種組合?感謝您的閱讀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一個月前有與性工作者進行一次性交易,有套陰道交及有套口交,最後對方幫我取下套子,用手幫我打手槍,我擔心因為她手上有他的體液,幫我打手槍,這樣子的接觸感染的風險會是如何??
還有一個問題請教,您說發燒為病徵裡面最發生的那我目前快一個月,事還沒有發燒的狀況,但是肌肉痠痛,喉嚨痛到是時有時無,想請問羅醫師 我的狀況是急性感染症狀的可能性高嗎?? 不好意思知道您很忙,但還是請您幫我解答??非常感激

匿名 提到...

我想問問羅醫師的意見
羅醫師你好!我是H的患者
我再1月時出現感冒症狀
咽喉痛&喉部很乾 鼻咽與咽喉出現分泌物 右耳積液(後來說是中耳炎)
看了很久都不見好
直到把右耳的積液引流出來後才比較好
後續吃了幾週的抗生素
只是鼻咽與咽喉分泌物&喉部很乾還在
主治醫師建議我做增值體刮除與扁佻腺切除手術
這之中我CD4都在400以上病毒從3萬到1.6萬
我想問醫師我需要接受手術嗎?有沒有可能不是單純感冒而是其他病菌引起?我因該往哪一科別治療呢?

匿名 提到...

不好意思 羅醫師 想請問您一下
我在危險性行為後第84天去紅絲帶快篩~梅毒 愛滋皆為陰性⋯⋯照道理講是沒感染 可是我在第11周開始(約70多天左右)手背有時會冒出紅紅 很小的紅點 不痛不癢⋯⋯無突起 那時心中很納悶那是啥 現在已經過一段時間 有時手臂也會冒出 但沒多久可能不見 從另一個地方又跑出來了⋯⋯請問醫師我該去看感染科還是看皮膚科?我需要告知對方我曾有過不安全性行為嗎?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去年曾經在網路認識網友,後面有見面
有無套口交,沒有射精
之前檢驗EIA跟TPHA/VDRL皆陰性
但是昨天發現脖子右邊頸部有微腫
這會是淋巴腺腫嗎
看急診的醫生說是肌腱發炎
可是他卻不是很確定
請問羅醫生這樣跟HIV有關係嗎
還是我畢業了
每天都苦惱

匿名 提到...

請問腳上的傷口被路上的不明液體濺到有任何感染愛滋的風險嗎?傷口應該沒有流血,但我不是完全確定…傷口呈粉紅色且有組織液滲出…我為這件事感到無比沮喪,若是毫無風險,懇請羅醫師不要刪文並給我簡短的"沒必要擔心,不用去檢查"以讓我不再擔心!

羅一鈞 提到...

1. 傷口就看有沒有流血。有流血才有風險可言,而且傷口面積不大,被感染的風險也是很低的。實際上沒有這樣真的被感染的案例報告過。

2. 請先看"CD4的常識"那篇。除非感冒、腸胃炎、手術、感染性病、使用類固醇,否則CD4不太會被生活上的事情影響到。平常心看待即可。

3. 是的,不管是怎樣的杯子、食物,都不可能讓你接觸後感染到HIV,即使你嘴巴有破洞也不會被感染。

4. 感染HIV,不會只有身體長紅點。這是相由心生,你自己找身體變化來填飽罪惡感、羞恥感和恐懼感。會不會得到HIV,不是用紅點或任何身體症狀去猜,是用篩檢去判定。你能作的只有等待。

5. 惠立妥(TDF)跟瑞塔滋有交互作用,會讓瑞塔滋血中濃度降低,若又不吃諾億亞,瑞塔滋可能血中藥物濃度不足。想不吃諾億亞,替代方案是瑞塔滋改吃大顆的(每顆200毫克),前提是病毒量已控制穩定(測不到),且醫生認為你適合更換。請跟醫生詳細討論。

6. 除非乳頭正在流血,否則舔乳頭是不會被感染HIV的。

7. "手"不會傳播HIV,"幫你打手槍"就屬於這種不會傳染HIV的行為。問症狀是不是HIV,屬於版主不答的範圍。

8. 一般而言,CD4>200作非緊急手術並無禁忌。(緊急手術不作會死,CD4多低都當然不是禁忌)。至於適不適合手術、該看哪一科,是要熟悉你病情的醫生才能回答的,我無法代替他,請跟你的主治醫師討論。

9. 滿84天篩檢HIV陰性就是畢業了。不用再去聯想HIV。紅點長在皮膚上,要看也是看皮膚科,但多半都是自己焦慮的「相由心生」(見今天回答的第4點)。

10. 你沒有寫檢驗陰性是第幾天。判斷原則很簡單,跟上一點回覆一樣,滿84天篩檢HIV陰性就是畢業了,不用再去聯想HIV。

11. 同今天回覆第一點。傷口沒有流血,就無感染風險可言。管他來源是什麼東西,都不可能讓你被感染。

擔心放射師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是個放射師,在今年4/17號時為一個頭部受傷滿身滿手是血的病人做CT,當時他血手亂揮碰到了我沒防護的手腕,我在做完CT後(約5到10分鐘後)有噴消毒液(成份應該是酒精為主,不清楚)。後來再查看手腕時,發現居然有類似擦傷而造成的破皮,不確定有沒有滲血,因為噴過消毒液而擦拭過了……

想請教羅醫師,若該擦傷當時無滲血,是否有感染HIV的風險?
若該擦傷當時是有滲血的,是否符合〝流血的傷口〞的定義?滲血和滲組織液和流血是否一樣呢?
對不起,因為我真的無法確定該擦傷當時有無滲血。

另曾在此看過一位網友留言,他說要大於5分公的流血傷口才有風險,是真的嗎?傷口的尺寸很重要嗎?我的傷口沒有大於一公分。

又,後來我和那病人談話。他很高,嘴巴的高度和我眼睛的高度一樣,我怕他若有牙周病或口內有傷口,帶血的口水噴進我眼睛……若血液噴進眼睛感染的機率是萬分之九,那麼帶血的口水噴進眼睛是否也一樣呢?還是會低一點呢?

對不起,寫得很長,感謝羅醫師耐心看完。希望得到您的回覆。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是5/12發問(其實就是剛剛)被病人血手碰到的那個放射師。想再補問一個問題,若當時病人正處於急性期,病毒量高達數十萬,那我的情形是不是也就更容易被他傳染?

謝謝羅醫師

匿名 提到...

醫生您好,我因為顏面神經麻痺,不得已之下只得接受針灸治療,日前我接受治療後,赫然發現醫師手上有血,因為那位醫師的病患很多,他治療的方式是替病患一個一個的輪流針灸,其間他並沒有消毒手部;現在我的心裡有很大的陰影,我知道手部不是會傳染的途徑,但如果醫生手上的血沾染在針上然後順勢針刺到我的體內,我會不會有感染的風險?我知道這是假設性的問題,但因為顏面神經麻痺,我無法確認醫生在施針時手部是乾淨或者有染血;日前看到國外有一篇報導,它說有人以針灸的方式將HIV感染給不知情的人士,我知道那位醫生可能也沒注意到自己手上有血,但我已經怕到不敢再接受治療,現在我該怎麼做呢?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

想問如果在口交時吞了對方精液,如果那個精液是有positive的,精液是直接被吞進肚子,但是我的嘴巴沒有任何傷口。想問這樣的話,會有感染風險嗎?還是這些hiv 病菌會在被吞入肚子的時候被體內抗體給殺死?

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是男性, 5/12與同性網友一同在淋浴間打手槍, 過程中他先射, 我還在繼續, 其中他的精液有射到我的龜頭, 當時蓮蓬頭的的水有 一直在沖打下來(馬上把精液沖掉), 請問若他是hiv陽性的話, 我需要擔心他的精液碰到我的龜頭, 而我又繼續在打手槍, 病毒是否會這樣傳染? 謝謝

匿名 提到...

親愛的羅醫師您好,期望回覆,感激不盡,
.
小弟的問題如下,上周一次性交易時,女生的手昨天被他養的小狗抓到了,手臂上抓出很小的一條紅線。女生開玩笑的把紅線壓在我的唇上半秒。
.
既然這情況下病毒不會從口而進,關鍵在於手上的傷口是否有很很細小的破皮出血,也同時關鍵在於唇上是否同樣有很細小的傷口。
.
後來我看他手上的紅線沒有血流出來的情況,而我的唇上也沒有傷口。我想請問這情況下感染的機會是否很低?
.
萬分希望醫師能抽空回答,十二周的等待實在難過,只求一個回答讓我堅持到十二周的那一天。真的很感激感激感激。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先前有提問過有關脂肪萎縮的問題
最早的藥物有AZT
目前已經換藥(惠立妥+3TC+瑞塔滋+諾億亞)
換了三周左右
但脂肪萎縮狀況依然繼續惡化(靜脈出現的面積持續擴大)
想請問醫師
假設惠立妥在我的體質上不至於造成萎縮
那AZT對粒線體造成的影響是否會持續一段時間
導致即使換藥後仍持續惡化?
還是理論上換了藥就萎縮狀況就應該要停止了呢?

匿名 提到...

羅醫師好,我前二天和一個男同志網友見面,有裸體擁抱,但中間他突然用嘴對我進行無套口交,大約三秒鐘而已我立即推開他,我的龜頭並無傷口。並無其他任何性行為。請問我這樣十二週後需要去做檢驗嗎?謝謝。

羅一鈞 提到...

1. 放射師:你的小劇場已經開太多了。傷口沒有明確的流血證據,我們都視為無風險或風險可忽略。講話也是一樣,口水是不具HIV傳染力的體液,口水裡面還有會破壞HIV的物質,因此即使口水帶著一點血液噴進眼睛,也不會讓你被感染HIV,不然我看HIV病人都沒戴眼罩口罩,要感染會先感染我。沒有能被傳染的途徑,就沒必要去想像對方是急性期、病毒量高,這些就是小劇場開太多。

2. 解鈴還需繫鈴人,你應該跟你的針灸醫生討論你的擔心。發生情境只有他清楚,要我回答假設性的問題是為難我,要解釋也該是他解釋。

3. 無套口交就有感染HIV的風險,吞精與否都有風險,風險在於他的生殖器與前列腺液、精液跟你口腔黏膜的接觸,而不是精液吞下去之後發生的事。黏膜不需要破損就可以被感染HIV,有破損感染風險會增加,沒破損感染風險還是存在,不是零風險。

4. 如果是對方立刻射出的精液直接射到你的龜頭黏膜,即使有蓮蓬頭的水一直沖,我也不敢保證病毒能立刻被破壞。如果對方真的有HIV,我認為是有感染風險的。

5. 沒看到血,就不要自己想像劇本來嚇自己。這種情境是沒有感染機會的,風險是零或可忽略。

6. 我還是老話一句,脂肪萎縮不是由你自己判定的,要由醫生判定。"靜脈出現的面積持續擴大"不等同於脂肪萎縮。如果這個"脂肪萎縮惡化"的前提不先確定真的成立,我怎麼回答都是白搭,反而助長你對身體變化想像的柴火,越燒越旺。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之前都在高榮就診感染科,最近北上工作,一直都還是找時間回南部就診,最近確定有感染C肝,疲倦腹瀉了一兩個月,類似感冒的症狀很嚴重,肝指數飆到100/300多,因為實在抓不出時間沒有假可以請,無法回南部就醫,請問台大周六的門診現場掛號是否有機會掛到,可否轉到北部來就醫,最近C肝讓身體很不舒服,目前是否還有健保局的治療計畫可以參加呢?目前服的藥是克維茲、普利他、諾億亞,這樣的搭配跟治療C肝的藥物會衝突嗎?感謝醫師。

匿名 提到...

醫師您好:我常看您說,手淫不會被傳染,那我想問ㄧ下,在您看診的經驗裡,是否有人是因為被手交,然而對方手有小傷口流血被感染的案例!謝謝您回答!

匿名 提到...

羅醫生 您好,想請問一下

我在第85天檢驗抗體為陰性
但因為我有預防投藥
因此要等半年才能排除
但當我跟我的感染科醫生講到這個問題
他告訴我因為我沒有肝炎所以可以排除感染
(驗血的病毒檢驗單 上面是寫病毒血清肝炎)
並且告訴我不用再驗了
沒有感染

因為有矛盾的地方,所以想請教羅醫生,
這樣是否可以排除感染HIV了?

感謝羅醫生

匿名 提到...

羅醫師 您好
感謝您提供這樣的平台與諮詢讓許多恐愛人得以緩解在等待84天中煎熬的心情
我在今年1月底發生高危性行為,也在這期間做了近10次抗體檢測,一次的安心又一次的擔心,直到最後一次檢測陰性後才脫離這樣的恐慌.
現在懂的活在當下,更珍惜自己
雖然不曾發文過,但看著您回覆的文章
是我稱過這段時間很大很大的助力之一
口拙無法表達,僅獻上滿滿的感謝與祝福
謝謝

匿名 提到...

請教:

我在另一間醫院,驗出的了RPR是陰性,TPHA破千,但我之前也從沒接受過治療。
這種情形要怎麼解讀?

匿名 提到...

醫生您好
我之前會和姐姐共穿內褲,但知道不衛生所以沒有了,可是有ㄧ次穿時發現有液體,問姐姐後才知道她沒洗就收了
姐姐沒有性疾病!


請問這樣會有感染hiv風險嗎?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請問 目前已雞尾酒治療中,但是主治醫生說鳥型分枝桿菌的細菌跑到腸部加上淋巴結腫大而導致腹部會產生劇時時刻刻痛,食不下嚥,痛苦,請問是否有病例如此,目前僅能靠止痛藥與營養針,已經三個月了,請問除了止痛藥這會有恢復的一天嗎,目前止痛藥也已經無效,請摁以何種方式或是檢驗可以減輕一些痛苦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很感謝您不辭辛苦地為大家解答疑難!
在下的疑問是有發生三個行為,一直擔心感染愛滋或性病:
上週五 5/9 跟一位平常有提供全套服務的女性性工作者有過三項行為,我本身是男性

1.擁抱:
我沒戴套,擁抱過程中很小心自己的生殖器跟尿道口不要觸碰對方陰部,然而仍有幾次不慎觸碰到對方身體,一碰到就立刻移開。我擔心自己的尿道黏膜如果剛好接觸到對方陰部以及其分泌物,恐有因體液交換而感染愛滋或是其他性病的風險?(雖然觸碰後有觀察其陰部,目視沒有明顯分泌物,還是覺得擔心)

2.對方舔我的乳頭:
之中對方舔我乳頭,後來回家才發現乳頭上有一個約一公釐的微小傷口,當時並沒有發現,回來看到時沒流出血,用衛生紙吸有點紅紅的,所以非常擔心當時對方的唾液進入我的傷口,以及假設帶有血液的話,病毒會順著傷口進入我的體內,形成體液交換的感染途徑(PS.假設對方有HIV或是梅毒等等)
會這樣擔心,是因為查到資料說,有人因為接吻或是口交感染菜花等性病,因為口腔是梅毒、淋病、皰疹等等病毒病菌孳生的溫床,所以我想我乳頭的小傷口很可能會被對方口腔的病毒侵入

3.我舔對方的乳頭:
這次之後開始查相關資料,才知道非懷孕的女性有時因為乳腺異常狀態也有可能分泌乳汁,或是乳房不健康時,會產生其他分泌物,
我想雖然當時沒看到有什麼分泌物,但如果真的有流出一點而我沒有查覺,加上我的口中有破洞,如此是否會有感染HIV或是性病的風險?

4.最後想請教羅醫師:
除了插入式性行為以外,接吻、口交、
或是被對方體液(陰道分泌物、血液、唾液、乳房分泌物)沾到自己傷口,以及尿道口、乳頭、腋下、口腔,
會不會得到性病?

感激不盡!

匿名 提到...

羅医生,我朋友脚受伤然后他用纸巾擦后用有血的纸巾碰到我脚上,我立刻到厕所用水冲一便,不知他的血是否有触碰到我伤口,是否有b干c肝的危险或其它危险

匿名 提到...

羅醫生 您好

約一年半前生殖器跟皮膚中間的一個印象是"胎記" 的地方長一顆直徑約0.7CM凸起黑痣.沒有去管他. 直到半年前該"黑痣" 約兩指高的地方又長一顆類似的"黑痣" 才去皮膚科求診.
當時醫生目測為95%良性瘤. 但她說擔心的話可以切片檢查. 過了兩禮拜我去切片後回診,醫生比我驚恐地跟我說是"菜花" 並用冷凍治療法. 並剛做了HIV與梅毒的篩檢.等候報告中.

我有兩個問題:
我最近的危險性行為大約為1年10個月之前,
無戴套,之後一年十個月內有另一位穩定的性伴侶(女友). 我想請問的是我都無戴套為什麼菜花只長在那位置? 常見的不都是在生殖器上嗎? 另外想請問我新長的那顆"菜花" 是我與女友交互傳染的嗎? 還是我自體傳染給周遭皮膚的?

另外我女友現在美國留學, 我想等HIV跟梅毒報告出來再跟她討論. 美國那醫療昂貴,若想要在美國檢查或就診是否先該買何種醫療保險?

另外我知道菜花病毒不能根治,但我想將危害降到最低,不想傳染給我周遭的人. 關於衛生方面我已經開始自己洗內褲,避免共用私人盥洗用具. 想預約您的門診請教如何將病毒壓到最低. 但看到103.5.17星期六 上午網路掛號已爆滿. 請問有什麼方法可以掛到號或是預約之後的時間的?

感謝您撥空閱讀 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開始服藥將近一年,目前狀況穩定,年初帶狀皰疹住院治療,最近看到電視上有疫苗可施打,我詢問我的主治醫師,他說可以打,但在網路新聞上又看到免疫功能不佳者不能打,讓我覺得有點疑惑,我打過流感疫苗和肺炎鏈球菌疫苗,好像也沒什麼問題,究竟在什麼情況下才適合施打帶狀皰疹疫苗呢?
謝謝您 ;)

匿名 提到...

醫生請問感染後是甲狀腺腫還是淋巴腺呢

今天去看醫生,醫生摸我脖子說我有一點甲狀腺腫…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我是5/10問在醫院換藥怕被滴到血水的人。
我沒在第一時間跟護士反應,也造成你的困擾,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知道,當時的情境是否能視爲環境不會傳染?因為事發突然,這樣若滴到可算是因環境無風險嗎?(對方的吸管血水不是針管膠管,而像是手搖杯吸管粗細大小,只是比較短,而裡面有殘留的血水。這樣吸管可視爲環境嗎?而我復原中的濕敷傷口雖缺皮,上藥處理前已吸乾組織液血漬,表面呈現是無正在流血)
羅醫師,抱歉,辛苦你,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我於3月8日晚上有過一次性交易,我現在已經預約了匿篩,匿篩日期是在第84天早上。

我想請問您的是,我是在3月8號晚上有性交易而匿篩當日是第84天的早上還沒滿84天,也就是說我還差大概8~9小時才滿84天。

請問醫師我檢驗出來的結果如果是陰性,那會不會因為差8~9小時的時間所造成檢驗結果是偽陰性?

請問醫師我是否還需要在5月31日以後再去醫院匿篩一次呢?

謝謝醫師看完我的問題,也希望醫師能夠幫忙回答一下,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
我有在5/10問過問題!而本身的危險性行危是2/11與性工作者發生無套口交行爲,但沒有性交,只有半套服務,分別在14、30、51、77及85天進行Hiv及梅毒篩檢!梅毒最後一次篩檢是在51天檢驗RPR(陰)51及77Hiv是使用combo elisa(陰)在85天時於露德協會快篩(陰),因爲害怕傳染性病給自己的另一半(目前懷孕中,與另一半最後一次無套性交也是在2/11),在80天的時候有到泌尿科檢驗淋病及披衣菌(驗尿DNA檢驗)結果陰性,尿液常規檢驗報告也是正常,請問羅醫生我是否該檢驗陰道滴蟲、HPV或還有什麼可以檢驗,我在這85天恐慌後,實在不知如何是好,羅醫生是感染科的專家是否可以給建議?拜託羅醫生了!
麻煩羅醫生,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生你好 我是H 請問一下感染HPV 菜花在肛門內 變成肛門癌的機率大嗎? 我治療後再去打疫苗有用嗎? 還是我治療後本身就會有抗體了?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在去年8/9有被帶套口交,過了三個月後去檢查全部都正常,又過一個月當時捐血中心寄信說請我去捐血,我就帶著我的報告去,詢問過護士他也說ok可以捐。

今年3月我去捐血也再問一次他還是說ok,但這次肝指數太高,前兩天我去複檢換了一個護士,我想說那問看看。結果她嚇一跳就去查我捐血記錄,今天打給我告訴我,之前是都正常,但是以後如果這樣要隔一年才能捐血。後來下班經過捐血中心我就詢問一下,護士說:帶套口交也不能保證決對不會感染愛滋。

我的問題是,在5/2我又被帶套口交,那這樣我三個月後還必須去檢查嗎? 那為什麼檢驗報告合格後我還要等到滿一年才能去捐血呢? 因為本身有強迫症已經吃藥吃了十年,但是最近因為這件事已經都睡不好了,希望羅醫師能幫我解惑一下。

匿名 提到...

請問羅醫師,既然全程戴套且無破損,就可以不用考慮HIV,那為什麼市售保險套的說明中都是千篇一律說「沒有一種能提供100%的避孕及預防性病及愛滋病的方式」,這不是互相矛盾嗎?這裡我真的不懂,若醫師方便,能否幫我解惑一下?感恩~

匿名 提到...

Hi, Dr. 羅. I am Singaporean. I just had my negative result (Rapid test, point of care) on my 84 days, after unprotected vaginal sex with sex worker.
As you have been saying test result on 84 days is conclusive and definite.
So, does it mean I could start to have unprotected intercourse with my wife without worry?
I want to know if I could start to move on without fears...
Thanks.

匿名 提到...

我有一個問題想請教醫師,通常您會建議患者朋友們做什麼樣的運動比較適合,還有吃東西方面需要注意些什麼嗎?謝謝醫師

Zhen Huan @ YChen 提到...

羅醫師你好,
今早不小心多吞了一顆希寧,請問該怎麼辦..

zb 提到...

我是剛剛留言的zb()
本來不想增加羅醫師的負擔,
只是看到這則新聞實在很擔心.

手淫染菜花 男險傳給孕妻
一名男子到聲色場所尋歡,歡場女服務生在他的陰莖處,吐了幾口口水當潤滑劑為他手淫,事後約兩個月,男子尿道內竟長滿了尖頭濕疣

http://yt523.pixnet.net/blog/post/88318927-%E6%89%8B%E6%B7%AB%E6%9F%93%E8%8F%9C%E8%8A%B1-%E7%94%B7%E9%9A%AA%E5%82%B3%E7%B5%A6%E5%AD%95%E5%A6%BB-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是5/12向您發問、那個被病人血手碰到的、傷口沾染上病人血液的放射師。

的確這幾天,我為了什麼是〝開放、流血的傷口〞,苦惱多時。

這輩子我從沒在外頭玩過,由始至終只有一個性伴侶,就是我現在的太太,她是我的初戀,也與我互許終身。

我有決心就算萬一,也要把萬一留在我身上。

4/17我被病人碰到的傷口,是有點像是蟹足腫般的浮腫皮膚,然後旁邊有不確定是否流血的破皮。

請問羅醫師,除了破皮處外,那有點像是蟹足腫般的浮腫皮膚,可算是有防護力的皮膚嗎?

被該病人碰觸到後的處理就是僅僅噴灑消毒液而己。當時心裡有一點點擔心,但就在猶豫之間,我並沒有去要求該病人驗血,也沒有去做預防性投藥。

我想請問羅醫師,像我這種非經由〝性行為〞而可能感染的方式(直接經血液對血液),是否類比〝針扎〞?

而針扎感染HIV的機率是千分之三,這是指有吃預防性投藥的機率?還是沒吃預防性投藥的機率?還是沒有考慮預防性投藥?

我要完全排除感染,是否也是如同您在部落格中的建議,在可能同時感染C肝的狀況下,HIV的追蹤要滿一年才能安心?

而因為同時感染HIV和C肝造成空窗期延長的機率是多少呢?

羅醫師您也許會覺得我總往壞處想,其實我也覺得我處在巨大的恐愛症狀當中,但是我的焦慮有一點點來由,就是以下的來由,讓我從一點點擔心到非常恐慌。

在此事滿一星期後,我開始食慾不振。

我這輩子極少食慾不振。我是酷愛飲食的人,心情不好時也常靠吃來發洩,只會越吃越多,幾乎不曾吃不下東西。

我的肚子開始不會餓,心中沒有想吃東西的慾望。為了身體,我必須強迫自己吃東西,但有時一天只吃得下兩根香蕉。

身體也有出現週身不適、酸痛的現象。

嚴重便泌合併腹瀉,至5/14為止,約7到10天才有一次排便,排便量會比平常多一點,前半部偏軟,後半部則是稀便。

體重從約83公斤,掉到77公斤。

最令我害怕的是我似乎有了夜間盜汗的情形,有4、5次,流汗的量有時多有時少。

這些症狀都讓我極度煩惱,因為它們像是HIV的急性症狀。

看了羅醫師的文章,知道96%有急性症狀的人,都會發燒,我並沒有感覺有我過往經驗的那種發燒。

想請問羅醫師,我有沒有可能發低燒而不自知,實際上卻有發燒呢?人有可能發燒卻沒感覺嗎?

這些症狀出現後,我焦慮的不得了。

所以在5/4時,我主動打電話給病人(38歲、男性、工作是臨時工。),告訴他事情原委,請他回來驗血,同時檢驗HIV。由於他很配合,所以我還打蛇隨棍上問了他是否只有單一性伴侶。

他聲稱自己不嫖妓,但性伴侶不只一人。

他同時也是酗酒和有在精神科治療的病人。

5/5該病人來驗血時,我全程陪伴。在拿HIV檢驗同意書給他寫時,他粗魯地伸手過來時又碰到了我的手背。

當時急著幫他安排抽血,沒仔細檢查,等他抽完血離開後再檢查手背,發現我的手背又恰好有傷口,真的是令人沮喪的巧合。這傷口是點狀的,表面粉紅、看起來沒有血,但未結痂,滲著組織液。而且這是被他碰到後一個多小時的狀態,我甚至擔心被他碰到時是流血的狀態。

看了羅醫師的部落格後,知道那只是病人的手,手不會傳染HIV。但總是擔心著,他手上是不是也有沒明確流血的傷口,也滲著組織液或血,然後抹到了我的傷口,讓我感染。

好希望能弄清楚,所謂〝流血的傷口〞究竟如何定義?滲著組織液算嗎?我這點狀傷口後來結痂了,那痂也是乾掉的血,可見這樣的傷口血仍會慢慢滲出……

有位網友說,他把您那句話〝皮膚傷口遇鮮血被感染是都市神話〞當成心靈支柱。我也是,我也希望我的傷口就算被鮮血體液感染,也不會讓我被感染HIV。

想請問羅醫師,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沒有這樣血、體液沾染傷口造成感染的例子?除了網友提到的有一例兩人互砍的,其他就沒有了?

這位病人在5/5的檢驗報告中,HIV及C肝都是陰性。

我並沒有因為這份報告而放心,反而進一步擔心他是不是也在空窗期。因此當初發問時,才會問到若這病人在急性期,是否會增加感染風險。

因為我恐懼、多疑,更希望保險。就算失去我老婆,也不能讓她受到感染。

請問羅醫師,是否只有針扎的病人需要去擔心HIV和C肝同時感染而造成HIV空窗期延長的問題?我想這個病人若真有HIV及C肝,也不會是因為針扎。我是否可以在8/5請他回來驗血時若驗得HIV陰性,就判定他在4/17及5/5時不可能感染我呢?

後來我由於太擔心太想知道結果,從網路上搜尋到了PCR及RT-PCR兩種可以直接檢驗病毒的檢驗法,網路上說前者空窗期10-14天,後者空窗期7-10天。5/7號,我請家醫科醫師開單,開了B肝、C肝檢驗,肝功能檢驗,梅毒檢驗,HIV抗體檢驗,接著我要求醫師加開PCR時,醫師似乎並不是很清楚,所以他開了〝HIV病毒負荷量〞這樣一張單子,自費4000元。

想請問羅醫師,家醫科醫師開這張單子對嗎?

除了〝HIV病毒負荷量〞檢查以外,其他的結果當天出來,皆是正常。

5/14,報告出來了,結果是<50,檢驗科說是陰性。

但其實5/13在您部落格看到,就算是RT-PCR,都應該在28天以後去驗才比較有可信度。而且仍無法排除。

實在是因為那些疑似急性症狀的症狀出現的時間點太巧合了,讓我憂心忡忡,讓我急著想排除,才去做PCR。

而5/15看到羅醫師您對針扎者的建議,更是覺得12個月這漫長的時間實在好難熬。

我的情形該等同針扎,持續驗抗體直到一年嗎?如果真的應該,那我會堅持下去的!

謝謝羅醫師,感謝並希望您能耐心看完。

擔心放射師。

羅一鈞 提到...

1. 無套口交只有三秒鐘, 感染風險是趨近於零, 可以忽略的, 不做篩檢也沒關係.

2. 台大週六有感染科(我在看), 現場掛號有五個名額, 早上七點四十五分開放現場掛號, 先來先贏. 但台大感染科沒有參加治療C肝的計畫, 我們會轉介給院內的肝膽腸胃科醫生, 一般的時段是週一下午與週二下午; 只要沒服用卡貝滋, 其他的HIV藥物都不會跟治療C肝有衝突.

3. 只要是"手"就不用再問了, 不管怎樣的接觸都不會感染HIV.

4. 服用預防性投藥後, 若你想早點排除, 紐約州衛生部去年有公布新的指引, 假如驗的是Combo(抗原+抗體), 疑似感染事件後滿4個月(120天)陰性可以排除; 如果做的是抗體, 還是要追蹤到滿6個月(180天). 但美國疾病管制中心沒有跟進紐約州的指引, 因此一般通稱預防性投藥要6個月才能排除也是對的.

5. 謝謝你的回歸分享.

6. 你可能曾得過梅毒, 過程中糊裡糊塗因為任何原因(例如感冒症狀)被醫生開到可以治療的抗生素(例如四環黴素或紅黴素), 就順便治好了.

7. 內褲是環境, 共穿內褲不會傳染HIV.

8. 鳥型分支桿菌引起腹膜炎是很麻煩的病症, 最終仍要靠免疫力(CD4)回升才能根除, 但等待免疫力回升常是艱苦的, 止痛藥也難免. 止痛還有很多方法, 除了口服止痛藥, 還有嗎啡類的止痛藥可以貼布或是注射, 或是請麻醉科協助止痛等, 請跟醫生討論可行方案.

9. (1)你擔心的是假設性的問題(擔心尿道黏膜"剛好"接觸到對方陰部), 就算接觸只有幾秒鐘, 得病風險也是近乎於零, 可忽略; (2)對方舔你的乳頭, 頂多是傳染梅毒(如果對方舌頭正好有梅毒病灶發作), 四週去篩檢梅毒陰性即可, 其他性病都是窮操心; (3) 你舔對方的乳頭, 是對方要擔心你感染給她, 就算有乳汁, 也沒有大人被乳汁感染的案例, 因為你的腸胃道都已經成熟了, 病毒無法侵入, 只有幼兒可能被乳汁(哺乳)感染; (4) 最後的問題是小論文, 你太貪心了, 版主不答.

10. 紙巾是環境, 答案很清楚了吧.

11. 菜花喜歡長在黏膜上或是皮膚有小傷口的地方, 只長在那裏也許是當時皮膚有小傷口. 生殖器附近"皮膚"的菜花也可能是從其他部位自己摸過來長的, 不一定是性病. 你現在想美國買保險的事情太跳tone了, 先等檢查結果出來再說吧. 皮膚上的菜花就冷凍治療即可, 不用來看感染科, 我沒有比皮膚科更好的方法. 若真的檢查出梅毒就在皮膚科打盤尼西林就可以治癒, 若真的檢查出HIV再來感染科看.

12. 帶狀皰疹疫苗在HIV感染者的臨床試驗還沒有做完, 目前疫苗的安全性在CD4>200的感染者應該OK, 但是在HIV感染者的疫苗保護力(效果)未知, 一劑又很貴(台大自費價6125元一劑), HIV感染者要注射兩劑才行, 要不要花大錢去打這個不確定效果如何的疫苗, 請三思.

13. 甲狀腺腫跟HIV無關.

14. 是怎樣的"血水"接觸怎樣"組織液血漬已吸乾的傷口", 我無法這樣憑你的文字去判斷究竟是甚麼情境, 你逼我給個"會"或"不會"傳染, 只是強人所難.

15. 你要力求完美, 就"滿"84天之後再去驗吧. 我不想為你掛那個8-9小時時間差的任何保證.

16. 你自己既然知道是恐慌, 還要驗甚麼? 用檢驗一直餵食自己的恐慌, 只是飲鴆止渴. 我不建議你再驗什麼, 收手吧. 找精神科談談也許才是對你比較好的.

17. 菜花不會變肛門癌(因為兩者的HPV病毒型別不同, 不會彼此轉變). 所以治療菜花後去打疫苗預防肛門癌可能是有用的, 因為你可能打疫苗可以預防到引起肛門癌的HPV型別. 因為是自費疫苗, 仍請跟主治醫生討論再決定.

18. 捐血有捐血的標準, 人言不盡然可信, 有人說"有套口交"其實是不好意思說"無套口交", 所以捐血是採"防人之心不可無"的標準, 以免讓受血人被牽累. 你若自己很確定就是戴套口交, 當然不用篩檢, 但也不用覺得捐血中心很過分, 他們踢過鐵板要審慎一點也是應當的.

19. 保險套有可能破損啊, 不那樣寫, 難道等著你保險套破損得了HIV, 去告保險套廠商嗎? 當然要先把責任撇清啊.

20. Singaporean: Yes, a negative test on or beyond 84th day means you were not infected with HIV during the specific event. If you have not had any other unprotected sex during the period, you are free of HIV and am safe to have sex with your wife.

21. 甚麼運動都可以, CD4<200避免生食, CD4>200隨便吃. 運動和飲食是生活, 不用這麼辛苦事事要被醫生管束.

22. 多吞一顆希寧不會讓你中毒, 不用怎麼辦, 輪到正常要吃希寧的時候, 請繼續正常吃希寧, 不用因此故意少吃或延後吃. 如果因此希寧會少一顆不夠, 請跟個管師聯絡或提早回診.

23. 口水不會傳染菜花, 這種新聞, 看看就好, 想想看換作是你, 你會想對著媒體講實話嗎?

24. 放射師: 我上次已經回答過你, 沒有傳染途徑, 就沒有風險, 顯然你並沒有聽進去. 像你這樣小劇場開很多的醫療人員, 我遇到過很多, 光用網路三言兩語是講不通的, 你一直在衍生新的視窗, 開新的劇本, 恐愛沒完沒了, 我建議你去掛感染科直接跟醫師面對面諮商. 停止網路搜尋, 去看活生生的感染科醫生, 聽有血有肉的聲音, 直接給他看你所謂的傷口, 否則你沒撐到84天(根本沒必要的撐, 因為你沒風險)自己會先把自己搞瘋.

羅一鈞 提到...

對不起,留言太多了,版主受不了。即日起休工數日。預計下週一再開放。

匿名 提到...

羅醫師好
今天到半套店按摩,過程對方有幫我舔乳頭,並且有用牙齒咬我,看起來是沒有明顯的傷口,,想請問下這樣會有hiv,梅毒的感染風險嗎?我需要空窗期後去檢驗嗎?謝謝醫生

匿名 提到...

醫師你好,我是泰國浴那位,我今天去做了快篩,是陰性,只是我提早了一天,有點擔心,我是在衛生所做的,想請問羅醫師有沒有需要再去做一次,麻煩醫師了,謝謝。

匿名 提到...

醫生您好
我是上次發問有關按摩棒問題的提問者,因為有幾次不確定她的使用時間,所以又來打擾您了!
我每次用時都是收好的,但很擔心上位者是在前幾分鐘使用的,這樣會有hiv傳染問題嗎?
不好意思了,謝謝您的辛苦回覆:)

匿名 提到...

最近有跟陌生女子發生性行為,因為保險套太短沒辦法整個套上根部,只套到陰莖的一半吧!但龜頭部分有完全包覆著,全程都戴套,在完事後保險套也沒脫落精液也在保險套裡,當下也馬上沖洗,但回到家仔細看龜頭時發現有破皮但沒流血,很擔心龜頭破皮和保險套沒完全套在根部而感染hiv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看了您先前的回覆有回復到第84天和差8-9小時"滿"84天的問題。
然後羅醫師您的回答是"要力求完美"就等"滿"84天後再驗。
我想請問的是都等到第84天了,雖然還差8-9小時滿84天但是檢驗結果一定比第83天以前驗還要準吧,那檢驗結果應該不會因為那8-9小時的時差而翻盤吧,翻盤的機率應該是"非常渺茫"機率小到不能再小,就好像連彗星撞地球的機率都比那個翻盤的機率高。不知道羅醫師您的意思是不是這樣呢?

因為我也和問這個問題的發問者一樣是預約第84天檢驗,也有差幾個小時才滿84天。
謝謝醫師耐心看完我所打的內容,也懇請醫師能夠回復,謝謝。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的寶寶剛滿五個月,之前我看到他在我的床上趴著在吃床單,我嚇了一跳.因為我是B肝帶原者,我的問題是

1.寶寶要是吃到床單上沾有的體液乾掉了(性行為),會不會因此感染?

2.B肝雖說不會從吃的方式傳染,但嬰兒的消化系統可能比較弱,也不會嗎?

3.B肝的病毒在床單上,要是乾掉了,還有傳染性嗎?我知道刮鬍刀,跟牙刷都不可以共用,因為上面可能留有病毒

4.我的寶寶在出生時打了免疫球蛋白跟第一劑B肝,ㄧ個月後又打了第二劑,請問現在五個月了,這些疫苗可以保護他嗎?還是說一定要等到三劑都打了?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撿到一隻綠繡眼小鳥,在餵食牠時被牠的喙啄傷指頭,請問羅醫師,小鳥會傳染狂犬病嗎?我需要去打疫苗嗎?
對不起,因為對狂犬病的認知不足,所以會緊張害怕,謝謝羅醫師解惑!

匿名 提到...

醫生, 您好, 這事情已令人驚慌恐懼了一個多星期, 雖然曾經上網爬文, 但內心還是擔憂不已, 事情是這樣的:
一個多星期以前的晚上走在路上時,因為路窄,與迎面行人交錯時,突然瞬間手臂刺痛一下(約一秒),本不以為意,當時光線暗,隨意抓手臂看看,似乎沒有流血,也沒注意有無傷口,回家以後,再觀察發現手臂上有個小洞(約1mm直徑),上面還附著掀開的薄皮,好像沒有流血(或許血少沒注意到),所以也沒擠血消毒,但隔天晚上洗完澡後,發現小洞變成小紅點(表示有流血), 薄皮也洗掉了,像這樣有流血的狀況,如果是被人針刺(沒辦法確認,因為交錯通過只是瞬間),有無風險? 內心焦慮擔心不已,估計從轉角暗處走到兩人交會處,約需十幾到二十秒的時間,這樣的狀況若真的被針扎危險嗎? 這一星期以來實在非常擔憂焦慮難過。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
我於1030523晚上於酒店消費,在喝非常醉的情況下,與酒店小姐發生了無套陰交(此生第一次),過程大概是口交2分鐘,實際進入身體20~30秒即結束。酒醒後,非常後悔,我立刻打電話給這位小姐詢問他有無任何性病,他說沒有,並且很生氣,想請問羅醫師以下問題:
1.我已經開始在吃預防性投藥了,整個副作用好大,身體很難受,自己的心理也很難過,羅醫師就我的例子評估(口交2分鐘,實際進入女方身體20~30秒即結束),我被傳染HIV的機率高嗎?
2.預防性投藥能否停藥,目前吃了第一天,一直都好想吐,整個人好難過,我看診的醫師跟我說,因為我曾暴露於風險中,他也不知會不會得,但有吃預防性投藥就他的經驗來說,幾乎是不會有驗出HIV的可能,我好猶豫,我真的非常不想在吃了,我能否僅只吃一個禮拜的預防性投藥,或是否僅只吃兩個禮拜就好?

羅一鈞 提到...

1. 被咬但沒有流血傷口就沒有風險。

2. 人心難測,我不想掛什麼保證。只差一天就滿84天,翻盤機率當然極低,看你自己要求到什麼程度。

3. 屬於環境啦,不要再問了。

4. 實際情境如何只有你知道,但依你的描述,是沒什麼可能感染到HIV的。

5. 同今日回覆第二點。

6. B肝不會吃進去感染。你寶寶也打了第一劑疫苗了。安啦。

7. 食物、飲料無所謂禁忌。想睡覺也許跟希寧有關,但你也吃好幾個月了,要有影響睡眠的副作用早該知道。比較可能是其他非藥物的因素,例如工作壓力或心情。

8. 狂犬病毒只會感染哺乳類,綠繡眼是鳥類,不會得到狂犬病。

9. 像你這樣似有若無的"覺得被針刺",無具體事證、起初也無明確流血,沒有醫生會判定有風險的。

10. 口交傳染HIV的機率不高,不吃預防性投藥是可以接受的。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看了5/7之下午6:11分發問內容,您回說即使 發問者背部的流血的青春痘傷口被路上hiv精液噴到也不會有感染風險,理由是環境。
那我想請問,上周我在髮廊被設計師剪髮時,刮鬢角的電動刮鬍刀卻不小心割到我耳朵背面一瞬間,讓我耳朵也產生了小傷口,當下有留一點點血滴, 請問那把電動刮鬍刀在短時間接觸這多髮廊客人,設計師說有時也難免割傷過其它客人,若我上個客人的血也留在同把刀具上,換言之,倘若我的上一客人是hiv患者並留了血在刀上 又割傷我耳背 ,我有可能透過剪刀的這個環境被hiv血液短時間內傳染給我嗎? 我會有感染上一個hiv血液或當天上上個其它hiv理髮客人的血液風險嗎?我要預防投藥或檢查的風險比要嗎?我擔心到很想不開,麻煩給我一條生路指引我!萬事拜託了

匿名 提到...

w羅医师,我知道你不喜欢假设性问题,我想把当时状况形容来给你评估,前几个星期,我有个朋友跌倒脚受伤流了很多血,他很常嫖妓,他用纸巾擦了直接涂在我脚上,刚好涂到我脚伤口上, 我整个傻眼了。由于是鲜血所以才害怕是否有危险?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
我想跟你請教如果自己食指手指頭有脫皮,脫皮後稍微有微微紅紅的(脫皮處不是一般受傷的傷口,並沒有流血)之後有去幫男朋友打手槍,當中脫皮手指頭有碰到我男友尿道口那邊,印象中羅醫師說過有碰到尿道口黏膜就有感染機率,那我有需要去檢查獲是預防投藥嗎,我擔心好幾天了(男友有跟別人無套過,我才會這樣擔心)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我只有一個問題想問,但是具體情況不記得了,請見諒。

我在十歲時曾被人插入過,但是只是一小截,他也沒勃起。後來那個人去世後我才知道他死於愛滋病,吸毒引起的。

那時他的陰莖只插入了一點點,我也不確定自己那時私處是否有流出液體或者有沒有液體在,所以很難肯定自己是否也會被感染。

愛滋病的潛伏期可以很長,目前我十九歲了,所以很不確定自己是否被感染,還請羅醫師幫忙解答。謝謝。

D. Luiz 提到...

醫師您好:
4/12 跟一位網友約見面
對方自己帶來一瓶紅酒跟2個紙杯
冰塊在超商買的
開了一瓶紅酒喝 無共杯
杯子裝滿冰塊再倒入紅酒
我過了大約15分鐘才喝
剩餘的那瓶紅酒是對方喝掉
之後有嘴唇對嘴唇接吻三次 無張口
單次不超過2秒
親的時候對方的手有摸我臉頰
在超商聊了2~3小時 中間有牽過我一次手

之後過了三週吧 五月初時喉單純喉嚨痛
只拿中藥吃
過了幾天 肚子也有點痛 但沒有腹瀉
去看西醫診所 醫生說是感冒引起的腸胃炎 飲食要清淡
我只吃了一天的粥
之後就跟常人一樣正常吃不忌口
吃藥的那幾天大便都正常 只是肚子也是偶爾陣痛
吃完藥 喉嚨痛症狀是好了
但肚子還是會陣痛 有時大便正常 大部分是拉肚子
(有時至多一天兩次 最少一次 大都下午晚上)
就這樣持續了一兩週
眼看這樣下去不行
5/13 乖乖吃粥 吃了大約一星期
(5/13開始吃粥肚子就少陣痛)
5/16 去大醫院胃腸肝膽科
跟醫師說明我的狀況
有跟醫師說只吃一天粥 之後都正常吃不忌口
有問醫師會不會是其他什麼徵狀
醫師是說 聽我敘述像是腸胃炎而已
開藥給我吃

腸胃症狀是大致好了 排便正常(5/13開始吃粥肚子就少陣痛了)
藥吃完 唯獨小腸那裏還會稍微熱熱的 偶爾稍微痛
唯獨前幾天大便有次是散的 其餘正常
去給中醫師看 有說之前醫師診斷是腸胃炎
醫師是說 消化還是有點不良
吃了中藥後 至今排便都是正常的

4/12發生之後 我有問過朋友及上醫師您這部落格
找尋瀏覽相關資料
我朋友是說我擔心感染HIV是太神經質想太多

其實很後悔會跟網友見面
都會幻想是不是並非單純紅酒 有血什麼的..
一些小劇場 很害怕

請醫師您能否給個意見回復
是否自己擔心得太超過了
我這樣是否需要去篩檢 還是放寬心去過日子

原本跟網友見面之後那幾週很害怕的每天都看醫師您的部落格
之後有跟自己親姊兄 講這件事 他們是說我想太多
也問過許多人 之後讓我有放心
只是生病這幾週 想說怎那麼久沒好
現在又開始擔心了

謝謝醫師





匿名 提到...

羅醫生你好 請問一下 希寧暈眩的時間通常會越來越適應嗎? 我目前剛吃滿一個月CD4從390上升到550 希寧剛開始很暈 後面比較好了 我想問的是 到最後會適應到吃了都不會有暈眩感嗎?

HALL 提到...

羅醫師您好,請問快篩對於〝潛伏期〞時有效嗎?我在10,14,36週都驗為陰性,空窗12週前後驗兩次都陰性,可是看到生物奧林匹亞的某題目題幹說:...潛伏期無法檢測出hiv...

匿名 提到...

醫師您好,看您部落格,說被舔胸,有感染梅毒的機會,我大約被舔二分鐘,乳頭也無明顯傷口,請問這樣機率大嗎?謝謝您

羅一鈞 提到...

1. 你知道HIV在環境中很快就會死亡, 因此刮鬍刀這樣的情境要造成HIV傳染是極不可能成真的, 實證就是世界上三十多年來從未有證實因刮鬍刀感染HIV的案例發生. 不需要篩檢也不需要投藥.

2. 紙巾是環境.

3. 皮膚沒有流血的傷口, 就沒有值得討論的風險. 別再自己嚇自己了.

4. 感染HIV九年不發病, 不多見但仍是可能成立的情境, 青少年發病通常比成人更快, 所以你是很有籌碼可以賭自己根本沒中獎的, 但要真正安心還是請去做個匿名篩檢, 取得陰性的報告 (最可能就是陰性) 就真的結束了.

5. 你沒有可感染的行為, 當然不必篩檢, 因為沒有任何感染hiv的可能. 你朋友己講得沒錯: 神經質想太多.

6. 有可能完全沒有暈眩感, 也可能仍有暈眩感, 也有可能有暈眩感吃完時有時無. 只有吃下去才知道.

7. 如果生物奧林匹亞的題目那樣寫, 就是生物奧林匹亞出錯題. 正確的題目應該是"空窗期時可能無法檢測出HIV", 絕對不是"潛伏期".

8. 舔胸感染梅毒的機率很小, 實際案例也很少.

匿名 提到...

這雖然不是我自己的問題,但是卻是真實發生的問題,還請羅醫師答覆一下,謝謝。
就是關於北捷隨機殺人案件,
所有的不幸死亡者與受傷害者都互不相識,當然不可能知道其他人的疾病史。
那傷者們在短短三、四分鐘內大量出血,又是共用兩把刀子讓自己出血....
如果其中有人有血液方面的疾病,如HIV、B肝、梅毒....等,豈不是有可能互相傳染嗎?
這種情況下,有必要追蹤檢驗各種血液傳染病嗎?
又,國家或是疾管局會有任何主動作為嗎?例如醫院主動通報疾管局強制追蹤檢驗....
謝謝羅醫師。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
我有一次月經來卻拿同學的按摩棒自慰,同學知道後罵了我一頓,請問醫師這樣會傳染hiv嗎?
我已經記取教訓了,但還是很擔心...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想請教就性行為而言,只要堅持全程使用保險套,要感染HIV的機會極低,這是否代表,過程不管多粗暴,使用多少潤滑液,就算誤用了油性的潤滑液,只要保險套不破掉,最後結束時保險套還包覆的龜頭,就不容易感染HIV。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是來自香港的, 多謝您為大家解答有關HIV的問題, 實在十分受用.
我在一個月之前曾經被小姐用手, 胸及腳按摩陰莖. 雖然只用手, 胸部及腳不會直接傳染HIV,但我不能肯定她的手有沒有細小的傷口在流血
(因為我沒有直接看她的手,只是她最初在用手掃我的身體沒有感到她的手在流血/有傷口/結焦/有任何濕, 所以不能確定她有沒有細小的傷口在流血; 我曾經在她用手幫我自慰時及之後立刻看過一下龜頭, 沒有明顯血跡, 但不肯定是否因為太少血/被手在過程中抹掉而未被察覺)(她是穿著絲襪的,她的胸部應該沒有流血, 但不肯定有沒有極細小的流血傷口)
請問在這個情況下我感染HIV的機會高嗎?
如果我的檢測結果如下, 我可不可以以肯定沒有HIV嗎?
HIV RT-PCR 第9日和15日半: Negative
HIV Ag/Ab Combo test 第21日和26日半:Negative
多謝您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我想請教一個問題,
我在看了你發表的一些文章裡面,關於皮膚問題的那塊主題大部分是hiv感染者服用藥物之後所發生的一些皮膚感染

我想問那麼hiv感染者在淺伏期又未服藥會不會有皮膚上的變化? 還是都不會有變化?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在這裡先謝謝你一直為我們解答問題,我是泰國浴文的同學,我在八十二點五天先做了亞培快篩,因為您說了不掛任何保證,我在八十七天又重新做了一次亞培快篩,兩次結果都是陰性,我想我是畢業了,謝謝羅醫師之前的回覆,您說過八十四天後的結果都是可信的,我相信您的話,感謝主讓我重生了,這次的事情讓我領悟很多事,以前的我沒怕過任何事,現在的我心態整個都變了,不在像以前一樣狂妄自大,時時刻刻感謝神給我的每一天,尤其今天檢驗員姊姊跟我說了一些話,她說我們都要感謝我們都是很幸福的人,這句話我要銘記在心,回頭看看以前所做的錯事,真是不堪阿...希望各位有像我一樣經驗的朋友們,大家不要再去做會讓自己後悔或傷害自己的事了,做任何事情先想一想愛你的家人朋友們,不要為了一時貪玩而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願主都能讓我們有認罪悔改的心,再次謝謝羅醫師,謝謝您開了心之谷,讓我們有這個地方可以問問題取暖,您在我心目中是一位非常棒的醫師,希望您這個部落格能夠永遠經營下去,我也不多說其他的話了,在這祝羅醫師和所有在等待結果和帕斯堤朋友們,祝你們能平安喜樂過充實的每一天,主耶穌祝福你們,阿們

羅一鈞 提到...

1. 今天疾管署已經有發新聞稿,請自己看一下http://www.cdc.gov.tw/info.aspx?treeid=45da8e73a81d495d&nowtreeid=1bd193ed6dabaee6&tid=45333F49B7319F28

2. 按摩棒是環境。

3. 是的。只要保險套沒破,就沒必要擔心。

4. 看不到血,就不要想像有血,為這種小劇場煩心,只是自己為難自己。哪來的感染HIV機會? 你活在另一個平行世界嗎? 根本不用檢驗HIV,驗了也一定是陰性,浪費時間和資源而已。

5. 在HIV潛伏期內,皮膚幾乎都不會有變化,若要說有,就是可能會有帶狀皰疹發作,通常那時的CD4也到200~300左右了。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
因為遲遲未看到我的留言,所以又很恐慌的跟您請教,是否我的問題屬於您不回答的範圍。
我並沒有要醫師保證什麼,畢竟您是好心在這片園地免費服務大家,這已令人很尊敬了,又怎麼好意思要您保證。
只是我最後一次的篩檢和ㄧ般人都不同,雖然我相信露德的工作人員,也上網查過oraquick的資料,在2010年您的留言也有對唾篩去作評論,但我還是想和您請教,是否可以完全相信結果,還是說要用別的篩檢方式較為妥當。
心之谷陪伴了我三個月,最後ㄧ次,我希望能得到醫師您的意見,真的很感激您,謝謝。

匿名 提到...

您好醫師(已篩檢,已看過醫生)
我現在距離最後一次性行為已經過50天了
也去驗過愛滋與梅毒(送檢驗室檢驗,非快篩)
但目前龜頭有下疳的情況,讓我很擔心
請問50天後去驗,有可能還驗不出來嗎?
另一問,我龜頭一開始是半邊變紫色,另一邊正常,接著紫色脫皮,那時去看必尿科醫生說這是色素沉澱正常不需擦藥,結果一周後的現在,變成米粒大小的下疳狀態,其餘紫色部分接回復正常,讓我很擔心這到底是正常還不正常?

匿名 提到...

羅醫生,
你好,我來自香港的。我在08/02/2014和按摩小姐發生了性行為。她給我無套口交,及後帶套性交。

我在31天在政府診所做了ELISA
37天在私立診所做了HIV COMBO
40天在志願團體做了快速 (SD BIOLINE)
74天在政府診所快速 (Oraquick)及ELISA
89天在志願團體做了快速 (雅倍)
94天在私立診所快速 (Sd bioline combo)
101天在志願團體做速(Sd bioline)

以上測試全是陰性。我自發生行為後頸部很不舒服(痛,麻痺,低頭工作抬高時會眼花頭暈),持續了三個月。

我想請問醫師,我是否已經可以畢業了?因為頸部仍持續難受,整天糊思亂想。怕自己天生異品/骨格精奇查不出抗體。希望醫師可以提供你的專業意見。真的衷心………………向你說聲:謝謝你。

匿名 提到...

非常感謝羅醫師無限的付出
我在畢業前 每晚到睡覺我時候就在胡思亂想,
然黎就一直瀏覽各種網站和資料,從預防到治療,澳洲網站到中文網站,各種的故思亂想,什麼我只有23歲,又在外國留學,一分錢沒賺過還花了家裡超多錢,得病得話對的起家人嗎?而且其他網站資料又混亂,基本上都是在嚇人的,然後又開始想人生想東想西,更變成了半個傳染病愛滋病專家了,從cd4到梅毒到用藥組合,大概我都能聊上一會了,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要轉學科了!直到有一天我無意翻到這裡,這裡根本是避風堂,等呆畢業人士,已帶病人士的家一樣,原諒我想不到什麼形容詞了,羅醫師你真的給了很多人力量,去驗去面對,我是第一次留言,雖然我今天得知沒知沒病,我是要謝謝你,你的留言解答,文章給了我力量和勇氣,陪我渡過了漫長的等待畢業期。I wish u all the best and thank you so much for every single word u had written on the blog,.I feel like u r mysoul mate even we don't know each other. thanks again . 終於不用失眠了. 也放過自己了.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5月17日
本人高職即將畢業
在網路上跟陌生人無套肛交內射
當時原本沒有打算要肛交
但事情就還是這樣發生了..
雖然回家立刻清洗檢查沒有流血
但高危險性行為還是成立了...

本人去年以及前年有過蕁麻疹,
過敏原不清楚但有印象都是情緒起伏大引起。
在這件事情發生後沒有印象什麼時候開始癢,
一開始都沒有什麼徵兆然後到現在,
有幾次比較嚴重便去看了醫生醫生開暢寧給我,
有比較好,大考時疑似情緒緊張急性腸胃炎,
因為痛不欲生進了急診吃了三天藥變好很多,
雖然這是第一次但也不想把它跟HIV牽扯在一起....
最近肌肉機率性的抽痛持續不到一分鐘在手臂以及小腿
喉嚨時而養偶爾痛會小咳嗽但沒有發燒還有最近會冒冷汗...然後脖子也非常僵硬 感覺 有種脹感 上半身也有隨機性的抽痛...這整個時期跑醫院已經快變成家常便飯了...

在前兩個禮拜的時候情緒非常低落失眠憂鬱不曉得該怎麼跟身邊的朋友講只有自己憂心,
完全影響到學業以及生活對什麼都提不起勁。
但這之後我便提醒自己越絕望越是該好好過生活不該蹧蹋自己所以失眠的時候便去跑步恐慌的時候就去教會靠信仰調試自己的心態,發生的第10天的時候想過去做RTPCR但畢業繁忙整個學期無法工作自己做的事情不想用母親的錢,也打電話問了紅絲帶他叫我確定自己必須是做完就不擔心而不是暫時的自我安慰治標不治本,也看了醫生心之谷的文章便決定耐心等待這三個月,打算兩個月的時候去做一次快篩(羅醫生說越靠近三個月機率越小)雖然心情調試的差不多了但壓力還是有的觀察自己的皮膚以及脖子(自己亂按的那種)。直到現在是抱著
自己可能已經得到HIV的心情,在調試如果我得到這樣的病之後我該怎麼規劃自己的人生等等。很矛盾但我已經儘我所能的調整自己了,我不想再還沒知道結果之前就被自己煩死....
打這些不是要醫生回答什麼只是想講出來,因為這種事只能一個人面對,現階段的朋友不會了解這樣的恐慌更別說分擔壓力等等我講了也只是強人所難真的沒有人可以訴說。
看醫生的網誌說靠症狀不準已經儘量安慰自己了,
今天是第一個月剩下兩個月了,
希望跟我一樣在等待的人也能勇敢再勇敢。

5月30日
最後想說的是打了那麼多從開始到現在然後低潮到現在
還是會有隱隱約約的小壓力在,但情緒真的比剛開始平靜很多只是納悶皮膚為何還是有時候會癢還有為何會有機率性短暫抽痛在脖子周圍跟一些關節....也不知道該看哪一科....最近發現嘴角有小小的白點用舌頭舔會有粗糙的感覺上網查了類似皮酯性異位炎的樣子(有抽菸而且刮不掉白點)...喉嚨還是有時會癢癢的打算6月12去做一次快篩(8周)畢業的時間大家都很快樂真希望時間能快轉到12周.......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我是前天留言擔心寶寶吃到床單(可能沾有B肝體液)的媽媽。謝謝您的解答!請問是不是因為B肝病毒已經接觸到床單,就屬間接,不是直接接觸,在加上小寶寶有打疫苗(免疫球蛋白加上第一.二兩劑),所以不會有風險?

B肝病毒的耐受性比較強,真的也跟愛滋或其他性病ㄧ樣間接接過環境就無法傳染嗎?

那為什麼說不可共用刮鬍刀,不是也屬間接嗎?我的疑惑是,由於我有B肝,我在跟家人相處的過程中,是不是只要不要直接接觸到血液跟體液,他們就不會被我傳染呢?

醫師不好意思,因為我很疑惑,所以再次請教您!

匿名 提到...

請問羅醫師!外面檢驗所說用HIV-CIia電子冷光篩檢只要發生高危險性行為滿28天就可以檢查出結果!請問是準確度高嗎?謝謝羅醫師的耐心回應!

匿名 提到...

羅医师,我刚查到这个部落格,我想请问上厕所坐着龟头不小心碰到马桶会感染疾病吗和我手摸到东西然后没注意就挖鼻孔,这两个情况会有事吗?

匿名 提到...

羅醫生你好,我先前於夜店和陌生女子接吻,沒有所謂的舌吻只是普通的接吻,但是我嘴巴裡有破洞,請問對方如果是愛滋患者這樣我會因為接吻而被傳染愛滋嗎??

希望醫生能夠回答,謝謝。

匿名 提到...

你好羅醫師:
本人在兩星期前曾經召妓 帶套性交及口交, 但是性工作者 在帶套口交前曾用舌頭舔龜頭一下 但我馬上閃開 時間不到0.5秒

我想問的是, 我知道風險不會是0 但是我中HIV的風險高嗎? 大慨多少風險?需要做檢驗嗎? 謝謝

羅一鈞 提到...

1. 是的, 請相信你篩檢的結果, 包括Oraquick.

2. 請相信醫生的診斷.

3. 滿84天陰性就畢業了, 答案沒有不一樣.

4. 恭喜你, 放過自己, 就會看見人生新境界.

5. 你講的理由都成立, 反正你小寶寶不會感染; 至於共用刮鬍刀, 在緊接著使用的巧合情形下有可能感染B肝, 但實際上台灣人要不是小時候接觸過B肝已經有免疫力, 要不就是打過B肝疫苗有保護力, 保護網已經很強, 要得B肝是很困難的.

6. 就是要滿84天, 沒有別的答案了, 拜託, 請不要一直考驗我的耐心.

7. 馬桶是環境不會傳播HIV, 手也不會傳播HIV, 答客問說明都有寫.

8. 接吻不會傳染HIV, 請你看"HIV的傳染途徑--破除迷思"好嗎?

9. 只有0.5秒, 我算不出你的風險, 因為低到趨近於零. 當然不用篩檢.

匿名 提到...

羅医师,我来自马来西亚东马。我之前追狗打发现手上有血,然后才知道有狂犬病这种病,我知道这里以前是rabies free不过我发觉到WHO和CDC这里已经不是free了,然后又没提供狂犬疫苗给狗,我之前常常被狗舔,我想问是不是狂犬病潜伏期不会传染给人,WHO 指出观察狗十天如果没事就代表没被感染,这是对对吗?这里没疫苗很懊恼。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這次不是要請教問題而是表達我的感謝!不需要刊登出來不要緊!我是昨天留言的那位媽媽!謝謝您的解答!也多虧你在網路上熱心的幫忙,才使得我們這些擔心可以放下!

我有B肝,是我的媽媽傳染給我的。活到現在,這個病並沒有帶給我什麼身體上的不適,也沒必須要吃藥。但它帶給我的心理壓力卻很大!從小被自己得親戚排擠,甚至童年的時候被小朋友說一起玩會傳染,讓我直到現在都有陰影。這也讓我對待自己的孩子小心翼翼,深怕自己ㄧ個不小心會害了小孩。雖然這個病不會共食傳染,但我從小就在ㄧ個被拒絕的環境下長大,我已經習慣了不可以讓自己的東西跟別人接觸,連先生也過幾年就被我連連催去驗抗體夠不夠!

我覺得很累,有時候也很不平!但,現在我漸漸有ㄧ個想法。到底怎麼樣才是一個健康的人?是一個沒有病的人,還是一個願意去接納別人有病的人?我想完美應該就是學會接受不完美,從心而發的平靜吧!

我會教育我的孩子要接納那些不幸的人,更好的話希望他們可以像羅醫師一樣幫助別人,有這樣一個美好的靈魂!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我是來自香港的新感染病友。

我在今年三月中旬發生過高危的性行為(無套肛交),三月下旬的抗體快篩為陰性,但四月中的PCR測試呈陽性反應,已證實我感染了HIV,5月8日(高危後第8週後)抽血檢驗CD4和病毒量,CD4 339,病毒量42萬,按照美國指引理應要開始服藥,但我始終只是感染了兩個月左右,所以向醫生表示希望再等下一次檢驗才決定是否服藥,而下一次抽血將會是八月中旬。

我的疑問如下:
1. 我的CD4還可能回升到400以上嗎?我知道剛在急性感染後期CD4會偏低,而我的情況還未至於會突然急降至200以下?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提升CD4?

2. 病毒量還有下降至十萬以下的空間嗎?我聽聞有些感染了半年的病友,病毒量仍能保持在十萬以下,我現時的病毒量頗高,只是身體沒來得及製造足夠的抗體吧?

3. 以現時的CD4數量,適合接種流感、B肝、HPV等疫苗嗎?

謝謝解答。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打擾您了 在去年5.6月的時候我曾長過梅毒疹 確診為梅毒 RPR指數是1:2
然後口服抗生素後 (藥名我忘了) 是250mg 一次吃8顆的那種 然後後來11月的時候 抽血檢驗 RPR 是1:1 (醫生說叫我 在繼續追蹤 若RPR 沒有再升 就是治療完成 近一年沒有性行為 但最近 我的雙腳掌有長6-8顆水泡(有一點點像梅毒疹) 手部則有一顆 類似的水泡 星期一應該會再去複診 想先來問問羅醫生說 我這症狀有可能是當初沒有治療成功嗎? 梅毒疹有可能只長在腳部 手部不長嗎 感謝羅醫師回答 預祝鈞安

匿名 提到...

醫生您好:
我是女生,我在5/24時和陌生人(對方常常有不同的性伴侶)發生危險性行為,一開始進入的時候沒有戴套,是到了後面準備射時才戴上的,後來事情發生後50個小時我到醫院進行預防性投藥,吃的是快利佳+速汰滋+惠立妥,但是一個禮拜後我的腳開始起紅疹,且兩邊腳踝沒有撞傷及扭傷卻紅腫(是屬於淋巴結腫嗎),喉嚨也有點痛痛的感覺,請問醫生這是急性發病的狀況嗎?不好意思想再請問醫生,已經預防性投藥了還會發病嗎?對不起打擾了,但是我真的很擔心><
謝謝醫生

匿名 提到...

羅醫生您好,我之前再酒精催促下做了錯誤決定,就是有和陌生女子發生性行為,雖然全程都有戴套然後保險套沒破但我還是會怕,如果假設那位陌生女子是愛滋病患且病毒量很高,這樣全程戴套然後保險套沒有破的性行為會不會讓我被傳染愛滋病???

請醫生幫我解答,拜託!!!

匿名 提到...

羅醫師,你好,我這陣子曾經受不了誘惑去半套店,其中有口交性行為,但是都有確實帶保險套,唯有手淫沒有,應是沒有風險,而我想問的是,我原本體重94左右,但很久沒量了,但最近無聊量一下卻發現體重降到86左右,請問我是否可以排除HIV的原因?因為最近有些情緒上的反應,當然我會去做些檢查,但想先排除這原因,謝謝醫師!

匿名 提到...

醫師我最近與不認識性交 有帶套 做完小姐幫我用衛生紙把套子幫拔掉 假如他在幫我擦龜頭有用到剛用過套子外層擦試會有感染可能嗎?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由於感冒,所以鼻黏膜有些破損!在擦鼻涕的時候有一參雜一些血液!
前陣子去朋友的公司免費始用化妝品,使用了他們所提供的共用毛巾及化妝筆粉撲等!
請教羅醫師
1.化妝的器具,有接處到我臉上的一些小傷口會不會間接傳染b肝或c肝呢?因為聽說肝炎病毒能在環境中存活較長
2.卸妝後有使用他們提供的乾毛巾擦乾臉上及鼻孔及附近的水,由於鼻黏膜因感冒有些破損,會不會藉由這些器具感染b或c肝呢?
3.經尋問朋友表示所使用器具及毛巾,只有用水洗過,但並不是馬上接著使用,間隔有數小時,由於覺得鼻黏膜及臉上傷口是脆弱的皮層所以很擔心來尋問羅醫師!希望醫師給我指導!謝謝您!

匿名 提到...

羅医师,我爬过你都是提到hiv.我想问人家用纸巾擦有肝炎的鲜血再涂在我伤口会有肝炎危险吗?我看到说肝炎传染力很强。

羅一鈞 提到...

1. 是的, 遭狗咬傷後, 觀察狗十天沒事就表示你不可能被感染.

2. 謝謝分享.

3. 急性期過後半年至一年內, 你的CD4有可能自動回升, 能回升到多少不一定, 也沒有甚麼方法(除了吃HIV藥物外)的方面可以讓CD4升更多, 病毒量也可能自動下降. 目前的狀況可以接種你所述的疫苗.

4. 梅毒的疹子是脫皮紅疹, 如果長得是水泡應該不是梅毒相關.

5. 預防性投藥之下出現的症狀, 若不是藥物副作用, 就是心理投射或放大身體的些微變化. 就算當時確有病毒感染, 在預防性投藥之下也無法導致發病 (因為病毒已經被壓制), 你描述的聽起來就像是心理作用而已.

6. 戴套又沒破, 即使對方有病毒也無法感染你. 你的擔心是完全不必要的.

7. 體重掉是情緒的關係, 不需要在這個階段就猜HIV.

8. 衛生紙屬於環境, 環境不會傳播HIV, 不要再問了.

9. 除非你明確眼睛看到"未乾的鮮血"在毛巾及化妝筆粉撲上, 才需要考慮B肝或C肝, 沒看到/看不到的, 就表示量太少或根本沒有, 都無感染可能性.

10. 如果紙巾上是"未乾的鮮血"(你明確眼見)接觸到你的傷口, 就需要擔心肝炎, 但是這樣的傳染機率也是非常低, 近乎於零.

羅一鈞 提到...

本月留言已經全數回答完畢, 請勿繼續在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