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日 星期日

HIV抗藥性鑑定Part I: 給『從未服藥』的感染者


隨著醫療突飛猛進,HIV的治療真的是一日千里,現在只要規律服藥,活到長命百歲已經不是夢想。但是『抗藥性』就像是一個緊箍咒,成為服藥的感染者最大的恐懼,每天必須小心翼翼地注意不要忘記吃藥,以免出現抗藥性,而前功盡棄。即使是未曾服藥的感染者,還是會擔心自己是否已經傳染到具有抗藥性的HIV。


據我觀察,病友對於『HIV抗藥性』,多半都矇矇懂懂,敬畏如鬼神,一旦發生在自己身上,便會覺得萬念俱灰,離黃泉不遠。雖然『HIV抗藥性』是一個需要面對與解決的狀況,可是如前述的情緒反應,未免又太超過啦!剛好台大醫院從3月份起,將配合研究計畫,針對在本院追蹤而『從未服藥』的感染者,提供免費的『HIV抗藥性鑑定』,因此這裡做個簡單介紹。


至於針對『已經服藥』或『曾經服藥』的感染者,何時需要進行抗藥性鑑定? 將在日後另撰一文介紹。

HIV抗藥性鑑定簡介-- 給『從未服藥』的感染者

1. 什麼是HIV抗藥性?

HIV是一種高變異性的病毒,很容易產生結構上的突變。如果所產生的突變,導致對現有HIV藥物治療效果明顯變差,就稱為出現『HIV抗藥性』。HIV抗藥性的有無,可以透過抽血檢驗,只要病毒量在1000以上(單位:copies/mL),就可以檢驗的出來。

2. 為什麼我沒吃藥,也需要『HIV抗藥性鑑定』?

具有抗藥性的HIV,是可以傳染的。假如傳染源本身具有HIV抗藥性的話,就可能讓一位新感染HIV的患者,首先被傳染到的,就是具有抗藥性的HIV!根據台大醫院的研究,有13%的HIV新感染者,雖然沒吃藥,卻已感染到具有抗藥性的HIV,其中2.5%甚至對≧2類的HIV藥物都具有抗藥性。事實上,歐洲和美國的HIV照顧指引都已建議,在診斷HIV感染的同時,就應該進行『HIV抗藥性鑑定』,以提供日後藥物治療的參考。台灣限於治療經費有限,並未常規提供這項檢驗。只在服藥後卻治療失敗的病人,才免費提供『HIV抗藥性鑑定』。

3. 我可以接受『HIV抗藥性鑑定』嗎?

台灣目前可以進行HIV抗藥性鑑定,只有4個場所,分別為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院區、台大醫院、義大醫院和疾病管制局。台大醫院目前自3月起,以研究計畫方式,提供從未服藥的HIV感染者,免費抽血進行『HIV抗藥性鑑定』。

4. 我要如何得知『HIV抗藥性鑑定』結果?

抽血後大約半個月會有檢驗結果。由於抗藥性鑑定報告比較複雜,需由專業醫師判讀,所以應在回診時由醫師親自說明報告結果,不建議逕向個管師或研究助理詢問報告,以免出現誤判的情況。

5. 假如鑑定結果,我確實具有HIV抗藥性,該怎麼辦?

是否開始治療,是按照CD4高低決定。即使鑑定具有HIV抗藥性,只要CD4>350,都還不用開始服藥。如果CD4偏低,需要開始服藥,目前HIV的第一線治療藥物有3大類,共約10種。若您的抗藥性鑑定結果,只對某一類藥物有抗藥性,醫師會根據抗藥性鑑定結果,選擇其他有效的藥物進行治療。如果對≧2類的HIV藥物都具有抗藥性,台大醫院還有其他第二線藥物可供選擇。我們會見招拆招,請不要擔心。

7 則留言:

武當掃地僮 提到...

太棒囉! 好炫的檢驗項目!

匿名 提到...

羅醫師您好
很感謝你能在百忙中提供這個網站來幫助我們.
我有些問題想請問您: 我是上個月測出HIV很不幸的是我是那2% 的MDR,我對AZT,DDI,d4T,TDF,NVP是Resistance,ABC,EFV,IDV是Possible Resistance,我今年57歲CD4上個月量是209病毒48,900,我目前在美國USC制療尚未服藥原因是上星期又做phenotype結果尚未出来,請問羅醫生1: 我是不是己無太多選擇? 我大約還有多久時間?我想回台湾製療但好像台湾的藥沒有美國齊全我能回台湾嗎?感謝您的回電

羅一鈞 提到...

樓上的抗藥性問題已藉email答覆。

匿名 提到...

羅醫生請問您提到的這個檢測現在還有嗎??
我目前是在昆明院區看病,尚未服藥CD4/387病毒256000 看來昆明也是有這樣的檢驗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免費的???如果台大還有我要怎麼樣諮詢呢??
謝謝您!!

羅一鈞 提到...

已經沒有例行提供了。抗藥性檢測不管台大或昆明院區都是免費的,但是要臨床醫師覺得有必要時才會做,不是病人自己想做就可以做。

匿名 提到...

羅醫師好:
引述原文:「
台灣限於治療經費有限,並未常規提供這項檢驗。只在服藥後卻治療失敗的病人,才免費提供『HIV抗藥性鑑定』。」

請問:
1.HIV抗藥性鑑定,費用很貴嗎?比吃藥的費用還貴很多嗎?
2.先鑑定病人抗藥性後,再對症下藥不是較好嗎?為什麼要等到發現病人服藥治療失敗後,才考慮作抗藥鑑定?這樣不是浪費了吃藥錢與時間了。

羅一鈞 提到...

我只是敘述台灣抗藥性鑑定的現況。台灣一年新增兩千名感染者,如果每個感染者吃藥前都要做抗藥性鑑定,那一年大概要增加幾百萬元支出。這是個政策性的決定,有很多現實面的事情要考量,你講得不無道理,也許有一天會改變。